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小木屋里
小木屋里
 站在炉火旁,他向床上望去,妈妈仍然沉睡不醒,彷佛世间的一切都与她无干似的。
--
熊熊的火焰在自己的身后燃烧,烘烤着他的背,暖洋洋的十分舒服,他的心也开始燃烧。
-
-   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了良久,他始终无法睡着,最后只好干脆起来,近于机械、无意识地为壁炉里的火加柴,好像怕它熄了似的。最后,实在无事可做了,只好静静站在那里,欣赏妈妈的睡姿。
--
他的妈妈仰面躺着,脸歪向他这边,胸部高高耸起,把薄薄的床单撑起来,形如两座优美浑圆的小山。他知道她的里面只穿着那件薄如蝉纱的低胸衬裙,其余就一无所有了。想到这里,他的心就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
-
-   他痴痴地看着妈妈那饱满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事实上,他的阴茎已经有几个钟头都令人难以置信地,处于勃起、跳动的状态,而只要一想到妈妈那似乎暧昧的笑容,他愈加无法使自己平静,瘫软下来。-

-   屋顶外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雷雨声音,不知是在谴责自己,或是在给自己加油……但是那声音,和着葡萄酒的力量,却一直在催散理性的禁制……潜藏于心底里的欲望,慢慢地在整个身体里蔓延、滋生、成长……壮大。-
-
他看一眼那还晾在壁炉边的小内裤,知道在单薄的被单和衬裙下,妈妈的身体几乎完全没有一点保护,而那微不足道的两层薄布就是妈妈和自己之间唯一的间隔了,它当然没有可能阻止他体内不断膨胀的兽性的爆发。
--
甚至只有使他胯下之物更无耻的……肿涨。-

-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和自己的母亲处于这样一种如此微妙的境地,现在他唯一想到的……想做的事……就是……和妈妈性交……作爱……赤裸裸地、血肉交融地……败德淫乱地……性交、作爱。-

-   无论这会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无论这是多么地可耻,和遭人唾弃,他只想和妈妈做爱,疯狂地做爱,他要成为妈妈……这个今晚他发现的最迷人的女人……最诱人的尤物……的生命中,最重要,最亲近的男人。
-
-   至少,是在现下的此刻……不管将来如何……
--
他要这个尤物。
--
何况,妈妈今晚的表现……
-
-  太引人暇思了。
--
他为自己这种淫乱邪恶的想法而羞耻,但是胯下的巨物却变得更加庞大和……坚硬,把遮盖它丑陋嘴脸的毛巾高高顶起,随着身体的颤抖,在毛巾下兴奋地画着圆圈,颤动。
-
-   妈妈醒了吗?她已经睡了足足有四五个钟头了。
-
-   在她熟睡的几个小时里,他始终挣扎在道德与罪恶的边缘,他不断地试图说服自己不要对自己的妈妈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但无论他怎么努力,最后总是回到妈妈的乳波臀浪和倩笑。而反覆思想斗争的结果,只能使自己的欲火越来越高涨,越来越炽烈。
--
最后,他无法再忍受欲火的煎熬了,颤抖着双手,解开了缠在腰上遮羞的毛巾,任其掉落在地板上。
--
面对着熟睡的妈妈,他操起自己巨大、胀得生痛的阳具,开始用力地揉搓。-
-
如果妈妈醒来,看到儿子挺着巨大的男根在自己的面前手淫,她会有什么反应呢?站在妈妈的面前冲着她美丽的脸蛋手淫,这真是一种邪恶刺激的体验,即使妈妈已经睡着了,也还会有随时惊醒的可能吧?-
-
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肉具会胀得这么大,这么粗,这么硬,触手处其硬如铁,而且热气逼人。他想不起来他交往过的那一个女人曾让他如此兴奋过。
--
他的手不断用力上下揉搓着自己的巨棒,快乐的感觉不断地在自己的尖端凝聚,他知道他应该射出来,那是唯一能平息自己满腔欲火的途径。
--
随着他的手势越来越快,他感到熔浆不断地聚集到剧烈收缩的阴囊里。他用力地上下套弄了一下,停了下来。他的整个身体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他没有射出来。他知道,即使身体里射出一炮,也已经无法挽回心理的趋向了。他太想要占有妈妈的身体了,强烈的欲望使他无法让聚积的能量无的放矢,他只想把他满囊的精液喷洒进妈妈丰满的大腿间,肥沃的土壤里,让他得到最极度的满足快感。-
-
而且,也才能止住现在心理上……那极度痛苦、极度濒于崩溃边缘的……紧张状态。
--
说不定妈妈也会喜欢的,想要的……他转而一想……他必须逼自己这样去想。
--
感受着这种邪恶想法的不断冲击,他彻底明白了,他只想和妈妈做爱,他只想把自己粗大的肉棒……鸡巴……以各种方式插进妈妈诱人的小穴里,他要永远和妈妈合而为一。
--
妈妈,上帝创造出的一个最美的女人,令他一想到就会无比激动。-

-   她会同意儿子与她有超越伦理的亲密关系吗?因为这可不像一起去公园散步那么简单,这是「乱伦」!!!
--
好可怕的字眼!-

-   这不仅有违天理,而且完全违背了人类社会的公共道德和法律。-

-   这是犯法的事!-
-
太可怕了!-

-   他为自己有这样邪恶的想法而惊惧:我是这样一个儿子,我是一个坏儿子!
--
妈妈会愿意接受这样一个败德的行为吗?-
-
「我真是疯了!」他低吼出声,握着自己勃起的粗大的肿胀硬物,它一点也不理会主人矛盾的心情,只知道摆出自己丑恶、耀武扬威的嘴脸……握在不由自己的手里,恬不知耻地上下晃动、伸缩着。
-
-   也许是声音太大了点,他听到妈妈低声呻吟了一下,然后扭动了一下身子。
--
身上的被单微微滑落下来,露出了半壁雪白的胸肌。
--
他眼睛亮了一下!-

-   不只床单掉了,妈妈宽松的细肩带衬裙也滑落半边了!-

-   他的心狂跳起来。
--
如山般耸起的一颗豪乳跃然而出,粉红色尖俏的乳头像磁铁一样,牢牢地吸住了他的目光。
-
-   胯下的丑物立刻又突跳了起来。-

-   好像手都抓不住它了。
--
无法再犹豫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言,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了,不试一下,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命运呢?至于前途怎样,只有听天由命了。
-
-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勉强屏住战栗的呼吸,悄悄地挪移到床榻前。
--
胯下的硬物感受到即将要来的任务,马上就要发生的行动……想着即将要去侵入……占领……的地方……那或许……应该……可以碰到、侵占……的地方……妈妈已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
想到可能可以钻到那里,在那里驰骋、尽兴、满足,享受到最美的,最棒的……即将可能到来的……那滋味……身体虽然仍不住颤抖着,肉棒却兴奋、不住地……跳跃、勃伸。-

-   他的膝盖靠上了床榻的边缘,停了一会,这是他最后挽救自己的机会,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向前一步,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再阻止他,他将……永远地……堕入……
--
罪恶的……-
-
深渊!从此不能自拔!如果妈妈醒了,反抗,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做下去,哪怕是……强肏。-
-
强肏……!!!
--
不,不至于,绝不至于……
--
妈妈的意思其实很清楚了……我敢确定……!-

-   我敢确定!
--
他无法停下来了,他的理智逐渐在丧失,取而代之的是最原始的欲望。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他侵犯他的妈妈了。
-
-   他小心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揭开被单。-

-   他的肉棒在下面兴奋地直跳。
--
被单一揭开,一件令他更惊讶的事又立即撞击他的眼球和脑门。
-
-   他的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横陈着玉体。
-
-   身上如初生婴儿般毫无遮掩!-
-
妈妈不知何时把那唯一包着身体的衬裙也脱掉了!-

-   他吓得把被单再急急轻轻地往妈妈身上一落,但心慌手乱中,只盖住了妈妈腿上。
--
他退后一步,静静地打量起妈妈的身体。
-
-   脑中迅速地转动起来。-
-
什么时候脱的?!为什么脱了呢?!-
-
是壁炉火太旺盛,床上或被单下的温度已经太热了吗?他想起自己胡乱加柴的可笑举动。-
-
一定是他几次走开或不注意的时候,妈妈醒来过,把衬裙脱掉了?
-
-   他痴迷地看着妈妈赤裸的美丽胴体,脑中迅速地旋转着各种可能。-
-
他不能确定妈妈有没有裸睡的习惯,但是他仍然忍不住兴起了一阵对他自己最有利的……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确定的……暇想!可能!
--
妈妈是……
--
他激动的握住了自己勃跳的肉根……!-
-
差点克制不住的再搓揉起来……-

-  恨不得立刻就先打出一炮,为快!
--
说不定先打出一炮后,也可以先消消火……
--
冷静一下再说?!
--
他当然不是没有见过美丽的女人裸睡,他也深知年纪比他大一些的女人的滋味,现在他的脑海里就不断浮现出几个与他有过一手的女人的模样……他一进大学就成为校园里漂亮女生想要征服的对象,尤其是一些较高年级的女生和研究生。
--
偶尔有些带有风尘味的社会女人他也乐于尝试。像她们之中大都有一双漂亮丰满的乳房,而每次疯狂的作爱后,她们沉沉的睡在他身边,她们那些迷人高耸的温暖双峰总是能让他痴迷良久。-

-   他常常轻轻地抚摸着她们的额发,慢慢地欣赏他的战利成果……她们在甜蜜的作过爱后总是睡得那么沉静,有时连他抚上了她们的乳房,都不会打断她们的美梦。
--
女人真是令人着迷的动物。-
-
但是,这一切,与他现在眼前所见,简直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他目瞪口呆的痴想了许久,终于下了个结论。-
-
年轻的女人再迷人,再有味道,也无法与像他妈妈这样真正成熟女人的风韵相比,更何况他的妈妈又是成熟女人中的佼佼者。-

-   那才是真正尤物中的尤物。-

-   她的妈妈是那么的美丽,浮凸有致的身材,细腻的肌肤,毫无暇疵,已是中年的女人,身体上岁月的痕迹却几乎微不可查。-
-
胸前挺拔丰满的两团豪肉,现在由于完全没有设防……也没有人来爱抚,他想……而向两边微微倾斜,但却绝不瘫塌……紧实平滑腹部上的一洼肚脐,好像清洁平坦大地上突然陷下去的一轮神秘圆深地堑,那迷人,性感的形状,好像要引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似的……光是这轮廓分明、形状清爽的圆肚脐,就让人不住地暇思……往下是同样平滑、紧实的小腹,而那下面,隐隐可见……是一片几乎呈倒三角形的黑乎乎、毛茸茸的丰茂草原……那乌细、迷人、柔软的程度,就如妈妈同样乌黑亮丽的头发般光滑、润泽、油亮……再下去……那神秘的丘陵与溪谷……今晚已从后面……另一角度,看过的最神奇、最迷人的秘密幽谷地带……已被床单掩住……他彷佛可以听到一股幽幽的,如天籁纯洁般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但那却又带着无尽的暇思与……撩人的……淫兴……他觉得自己已经不知……身置何处……他感到自己实在已经站不住了,由于紧张,腿肚子有些软,他必须立刻采取实质的行动,否则时不我予,良机永远不会再来。
-
-   他抬起大腿,小心地跨上床去,轻轻地把被单拉开,将身子靠在妈妈的身边。
--
就这样,他静静地躺在妈妈的身边,试探妈妈是否会突然醒过来,一脚把自己踢开。-
-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了,妈妈没有挪动身子,于是他继续一点一点地接近她。-
-
最后,他觉得与妈妈之间的距离已经可以用毫米来衡量了,他们是如此的靠近,以至于他完全可以感觉到妈妈身体里不断散发出的热量。-

-   他静默了一会,逐渐地积聚勇气,以做最后的冲刺。
-
-   他悄悄地伸出手,小心地抚在了妈妈的赤裸的手臂上,那一刻,他的心简直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肉棒胀得简直要爆炸了一样。
-
-   妈妈的肌肤滚烫而柔软,柔软得就像是婴儿的肌肤一样。他可以闻到妈妈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馨香,那是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醒神而诱人犯罪,一下子原本使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令他感到无比的舒畅和愉悦。
-
-   这熟悉的香味使他想起了孩提时代,那时他还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小孩子,整日只知道偎依在妈妈温暖的怀抱中,枕着妈妈柔软的胸部,向妈妈撒娇。
--
儿时的时光令他倍感温馨,现在他还有机会重温当年的天伦之乐吗?
--
他用手指轻轻地来回摩挲妈妈柔软光滑的手臂,但是她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
她真的睡得那么熟吗?-

-   他更加大胆,改用手掌,一边温柔地摩挲着妈妈的手臂,一边慢慢地移动,试图接近妈妈胸上那高耸的,一直在勾引、刺激着他的眼球的软肉团。-

-   小心地等待了一会,见妈妈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他慢慢地把手往上移,最后,手掌终于攀在了妈妈那结实但绵软的突起上,它是那么地柔软,光滑,温暖,令他瞬间停止了呼吸。-
-
体会着妈妈柔软的乳房传过来的热量,好一会,他才开始顺着乳房优美的弧线轻轻地滑动着,肌肤的亲密接触令他的身体微微地颤抖,最后,他的手指感觉到了饱满的肉丘上一个柔软的小突起──那是乳头了。-

-   他温柔地揉按着这粒可爱的小突起,他的整个心思都完全集中到了这上面。-

-   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妈妈柔软而有弹性的乳头,用心地细细捻搓着,渐渐地,它开始变硬了。感觉到了它的变化,他开始以更大的热情捻捏它,使它变得越来越硬。
-
-   他简直不能相信,熟睡的妈妈的乳头在自己的努力下居然会变硬。
--
看来妈妈还是有感觉的,他想。-
-
想到这里,他更加大胆了,他开始使劲用手掌按揉妈妈的乳房。
-
-   妈妈没有阻止他的行动,他受到了鼓励,先把下身挪得更加靠近妈妈,然后缓缓地把屁股往前移,把自己兴奋胀痛的阳具斜靠在妈妈温暖柔软的大腿上,自己的手仍然用心地探索着妈妈丰满的胸部。-

-   他摸向另一边的乳头,它已经和另一粒乳头一样变硬,触手处觉得非常结实饱满。他细细地捻捏着这粒乳头,品味它柔软的弹性感觉,然后像玩玩具般用指尖撩弄、刺激妈妈这硬挺的乳尖小肉。
--
「嗯……嗯……好……好舒服。」妈妈突然发出了声音,先是好像舒了一口气,然后才说出了话,而且还带着一丝似乎是呻吟的鼻息。-
-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事前没有半分徵兆,使他吃了一惊,手条件反射似的迅速抽了回来,以为妈妈在说梦话。但他马上就听清楚了妈妈在说什么,他犹豫了一下,手掌又迅速地返回原位,重新按在妈妈高耸的乳房上,并开始温柔地挤压按揉起妈妈柔软而弹性十足的乳房来,手指仍不忘拨弄着乳头。-

-   原来妈妈已经醒了,看来她不但没有阻止自己这么做,而且竟然还很喜欢,那声音说不定还是鼓励,那么,他接下去应该怎么办呢?他不知道妈妈下一步会怎么样,她到底会允许自己多少呢?
--
还在犹豫时,接下来的发展令他大吃一惊--妈妈原来放在胯骨上的手滑了下来,落在自己急欲宣泄胀痛的肉棒上,接着,妈妈的身子转了过来,和他面对着面。
--
妈妈只睁眼看了他一眼,突然,她的脸凑了过来,他们的嘴唇便碰在了一起。-
-
妈妈一手先抱住他的头,舌头畅通无阻迅速地进入了他的嘴里,和他的舌头热烈地交缠起来,然后那只抱住头的手又突然急遽往下,抓住他滚烫坚硬的肉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
即使早已久经爱的沙场,他还是差点当场射了出来,妈妈的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手掌的急切渴望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
-   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在做梦!
-
-   但他虽然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却贪婪地吮吸着妈妈甜蜜的香津,有力的两臂更早已一上一下伸出,分别扣抱住了妈妈美丽的脖子和丰厚肥腴的屁股。
--
妈妈的动作大胆而火辣,舌头用力地与他亲密地交缠,在他的嘴里激烈地搅动,彷佛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窍一样,同时,妈妈又在他的手掌按住了她的玉臀时,立刻主动地抬起了大腿,贴上儿子的下身,用自己温软丰润的阴部上下磨蹭儿子的大腿。-
-
鲍可以感觉到妈妈浓密体毛下的炽热燃烧,他的手掌也用力的陷进了妈妈柔软的臀肉,两具火烫的肉体似乎已等不及要做最深度、最亲密的结合。
--
他们吻得那样热切,激情,狂热,天地间彷佛只剩他们两人。他们的身体已经完全地融化在一起,伴随着热情的舌吻、搅拌,彼此的身体与四肢也激切地拥抱着、摩擦着,彷佛要把自己整个的身体挤进对方的体内一样。-

-   只差最后的一道连合手续。
--
彷佛过了几个世纪般,他们才放过了对方可怜的嘴巴,要不然他们会窒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