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老僧和淫尼
老僧和淫尼
   慕容翔面色一整,肃然道:「神尼佛法精深,岂不知食色性也,武林人豁达, 江湖人开通,可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六欲,只是有些人较能克制,有些人较为 坚强罢了!单凭这一点就将我等统统视为淫邪之辈,是否有些偏激呢?」 
  玉灵子神情肃穆的看着慕容翔,沉思半晌,才道:「无我无皮相,善恶自在 心头,七情六欲,人伦纲常,但也要知欲越浓,孽越大,欲孽本为一体,不可过 分强求。」
 
  慕容翔仰天大笑:「好一个无我无皮相,人之大欲,世上至乐,神尼却把它 形容得如此不堪,那老驼子就要试问能做到无我无皮相的又有几人?」
 
  玉灵子皱眉不语。
 
  慕容翔接道:「假如少林佛法修为百年的高僧,突然有一天,少林寺化为灰 烬,他会不会也无我无皮相呢?神尼佛法高深,钱财名利身外之物的得失,老驼 子相信在神尼心里不会起任何波澜,但神尼守身如玉几十载,假如有一天……神 尼会不会也处之坦然呢?」
 
  蓝宇一听慕容翔说话越来越发难听,剑眉一挑,穆然站起,就要发作,却见 玉灵子玉手一挥,示意他坐下。无奈只有气奋的盯着慕容翔。
 
  黑色小妖见玉灵子脸色凝重,在一旁拉了下慕容翔,小声说道:「死驼子, 别说了。」慕容翔咧嘴一笑,起身抱拳道:「神尼恕罪,老驼子绝无半点冒犯神 尼之心,只是就事论事,其实当今武林能叫老驼子由衷佩服的只有神尼一人,虽 然老驼子败在李姑娘掌下,老驼子愿赌服输视她为主,莲花夫人技比天人,却也 只是武功一道,蓝啸天行侠一世却也落个阶下之囚,阴无极心比天高,到最后也 变成废人,方子文脾气躁急,却也落个毒发身死,唯独神尼,出道以来未有败绩, 神尼人品武功无不是世人典范,就拿神尼处理岭南双煞和阴山老魔一事,老驼子 真是由衷的佩服。」
 
  蓝宇听他不但父亲就连师傅都被他一顿数落,但玉灵子面前,发作不得,只 好强按下心中愤怒,只好冷笑一声,愤愤而坐。
 
  玉灵子勉强挤出一些笑意,说道:「翔老,不必给贫尼带高帽,其实翔老说 的不无道理,无我无皮相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贫尼受教了,翔老请坐。」 
  玉灵子对蓝宇和周晓航说道:「宇儿,晓航,日后你们行走江湖,切不可只 以在江湖的声誉量人,那就有遗珠之憾了」
 
  蓝宇和周晓航起身说了句是。
 
  玉灵子接着说道:「宇儿,我今日见你一直心不在焉,莫非有什么心事」 
  蓝宇经玉灵子一问,心中对慕容翔的岔愤顿消,面色戚然的说道:「师叔, 今日那川中四丑说要带宇儿去见故人,可当今世上除了父母,宇儿还哪有故人, 宇儿一想到父母深受牢狱,而为人子却不能膝下尽孝,现在又牵扯进这么多人为 了我蓝宇舍身卖命,宇儿心如刀绞,宇儿本想随四丑而去,却又怕师叔不允,所 以心神烦乱,不知如何是好」
 
  玉灵子一颦黛眉说道:「宇儿不必心急,若四丑之言真实,也证明你父母还 在人世,贫尼找了十五年终于有了一丝眉目,自当设法营救。」
 
  却见蓝宇扑通一声跪在玉灵子面前:「宇儿求师叔答允,让宇儿随他们而去, 哪怕身受牢狱严刑的煎熬,宇儿也要见一见父母。」
 
  玉灵子怒道:「胡闹,你父母让贫尼找了十五年,难道你还要让贫尼再找十 五年吗?」
 
  蓝宇被玉灵子骂的羞愧难当,父母失踪,玉灵子单人只剑在茫茫江湖中苦苦 搜寻,玉灵子对他蓝家的恩德他几世都还不清,虽然心中欲见父母的心切,却也 不敢顶撞玉灵子,神情凄苦的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周晓航一见宇哥哥跪拜地 上,立时紧随拜倒,本想替蓝宇说几句求情之言,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说了一声: 「请师傅原谅宇哥哥吧。」
 
  慕容翔见状也上前说道:「神尼息怒,蓝公子想念父母慌不择言,此事咱们 在从长计议」。
 
  玉灵子面色微缓,说道:「你们起来吧,这件事容我想想」
 
  蓝周二人起身落座,慕容翔环顾了下众人,只见黑色小妖眼珠子乱转,不知 又在琢磨什么。
 
  此时忽闻一声清越的鹤鸣,黑色小妖慌忙而起,向众人一礼说道:「神尼, 翔老,晚辈有事要先行告退」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紧忙起身也要随黑色小妖而去,黑色小妖拉着二女的手说 道:「二位妹妹,姐姐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们今日就住在这里,神尼若有差遣也 好方便行事,姐姐明日就回。」
 
  玉灵子道:「既然小妖姑娘有事就先去办事,兜兜,东方姑娘,客栈龙蛇混 杂,本就不适合姑娘家居住,这里空房众多,就不要回客栈了」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拉着黑色小妖的手,恋恋不舍的说道:「姐姐早去早回。」, 黑色小妖道:「姐姐明日就回」说完向众人告辞而去。
 
  慕容翔望着黑色小妖离去的背影,笑道:「这个丫头,不但功夫高深,而且 鬼精灵似的,今日若不是她激我,我慕容翔还是个冥顽不灵的老顽固」
 
  玉灵子笑道:「其实通过今日之事,你慕容翔倒是真的无我无皮相了」 
  慕容翔哈哈一笑:「我老驼子就剩个臭皮囊了,还什么相不相的」。
 
  周晓航娇笑道:「刚才听见鹤叫,莫不是李姐姐来了,嘻嘻」
 
  慕容翔笑道:「你这是想念李姐姐吗?分明就是惦记人家的大白鹤,哈哈」 
  「是谁想我的大白鹤呢?」门外传来一个娇脆、甜美的声音,那声音隐隐间 含着一股祥和之气,使人听到那声音之后,顿然间心神为之平静下来。
 
  只见一袭白衣的李晓兰款款走来,慕容翔见李晓兰嘴角间似笑非笑缓步行来, 只看她一身白衣自裙,愈觉纯洁崇高,不可逼视,连忙起身说道:「李姑娘,你 来了,坐这里」说完将自己的正坐让了出来。
 
  李晓兰拜见了银剑神尼,只轻声对慕容翔说了句:「翔老怎么如此客气。」 落落大方的坐了下来。
 
  慕容翔嘻嘻一笑坐在下位,说道:「姑娘今日去后,却不知那伙人居然将那 四十年不曾露面的紫青双魔都请了出来,若不是奶兜兜她们三姐妹及时来援,咱 们就算一败涂地了。」
 
  李晓兰道:「紫青双魔这么厉害吗?神尼和翔老联手难道还不能取胜?」 
  玉灵子接到:「紫青双魔固然武艺高强,但贫尼和翔老还不至于败给他们, 可不但有紫青双魔,还有川中四丑,岭南双煞,阴山老怪,说来这伙人也算无所 不能了。」
 
  慕容翔笑道:「敌人固然人多势众,但当时若是李姑娘在,他们也不过是一 些跳梁小丑罢了,哈哈」
 
  李晓兰听着他奉承的话,微微一笑未作理睬,而一旁的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却 一声嗤鼻。
 
  玉灵子见状和声说道:「李姑娘,这两位姑娘上次在酒楼见过,却未曾介绍, 这位是奶兜兜姑娘,这位是东方妞儿姑娘。」接着又对二女说道:「这位是莲花 夫人的爱女,九天玄女李晓兰姑娘」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听是莲花夫人的女儿,不由心中十分震惊,再看在旁边 的李晓兰,不但美艳绝伦,而且在那至美之中,隐现出一种震慑人心的高华气质, 使人不敢逼视。二女都自认是绝世无伦的美女,但在李晓兰那高傲的神情下,略 显黯然,二女忽生妒念,奶兜兜当先说道:「我是北贱之徒」,东方妞儿紧接着 说道:「我是南淫之女」
 
  李晓兰见二女刁蛮中带着几分天真的神态,微微一笑,起身说道:「兜兜姑 娘好,东方姑娘好。」
 
  二女也未起身,只是轻声应了句『好』。便自顾自的闲聊起来。
 
  李晓兰摇头坐下苦笑一声,却见周晓航上前拉住李晓兰的胳膊说道:「李姐 姐,兜兜姑娘和妞儿姑娘都答应住在这里了,不如你也住在这里吧,人多了也热 闹。」李晓兰看她那娇稚无邪的神态,笑道:「这么多人能住的下吗?」 
  玉灵子道:「李姑娘放心,这里空房众多,一会贫尼让下人打扫一下,都住 在这里吧,有事也好互相照应。」
 
  李晓兰道:「那晚辈就叨扰了」
 
  周晓航伸手一拉蓝宇,开心的笑道:「宇哥哥,太好了,李姐姐也答应住在 这里了。」蓝宇神态茫然的说了句『嗯』
 
  李晓兰看蓝宇一片茫然若失的神情,对周晓航说道:「小航妹妹,你宇哥哥 这是怎么了?」
 
  周晓航闻得李晓兰的问话,心直嘴快的她便将今天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李晓兰沉思了一会,自语道:「这其实也未必不是个办法。」
 
  玉灵子一听,大感惊异的说道:「李姑娘的意思是让宇儿随他们去?」 
  李晓兰恭谨的说道:「神尼,敌暗我明,咱们这样的等他们来攻,稍显被动, 不如换个策略」
 
  玉灵子道:「什么策略?」
 
  李晓兰淡淡的道:「他们不是要让蓝公子去见故人嘛?咱们不妨将计就计, 就让蓝公子跟他们走一趟?」
 
  奶兜兜嗤鼻一笑:「我还以为什么上策,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回不来 了。」
 
  李晓兰笑道:「我不是说让蓝公子自己和他们去,我们可以一起陪着蓝公子 去。」
 
  东方妞儿在一旁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以为人家傻啊,会让咱们这么多人跟 着去。」
 
  李晓兰道:「我们可以和他们谈谈条件嘛,我料他们绝不会让神尼和翔老相 随,但我可以啊,他们又不知道我的底细,若是谈的好,你们三姐妹也可一起去 啊」
 
  周晓航叫到:「我也去」
 
  蓝宇迫不及待的说道:「万万不可,几位姑娘对蓝家已屡伸援手,蓝宇无以 为报,怎能再让诸位姑娘因为蓝家之事以身涉险,此事万万不可」
 
  李晓兰缓缓的说道:「蓝公子不必着急,听我说完,假如他们答应,那么也 没什么涉险的,他们若要控制我们,无非就是点穴,或者服毒,临行前我会传授 大家移穴换位之术,在佩戴我母亲师门可解百毒的莲花玉液,只要我们知道蓝大 侠的所在,我便让神鹤仙儿速速去接我母亲,我那神鹤日行数千里,只要我母亲 一到,任凭他什么狼谭虎穴也会瞬息土崩瓦解。」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听罢嗤之以鼻,李晓兰视若未见,争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 玉灵子。
 
  玉灵子低头沉思了一会,有些担心的说道:「倘若他们搜身,将解毒圣药搜 去,又当如何呢?」
 
  李晓兰微笑道:「那莲花玉液只要一滴就可解百毒,一瓶不好藏,藏一滴两 滴的应该不成问题」
 
  慕容翔心中忖道:这移穴换位的功夫只是听说,却没见人练成过,而那什么 莲花玉液一滴就能解百毒,他也是心下存疑,突然想到黑色小妖日间用一滴灵药 便解了麒麟烟的毒,一滴就治好了阴山老怪吐血的内伤,心中诧异,沉思不语。 
  玉灵子突然起身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大家休息一夜,至于李姑娘所 说之事,明日容我们计议一番再作道理。」
 
  蓝天别府客房众多,东西两厢各有三间客房,玉灵子将慕容翔、东方妞儿、 奶兜兜和三宝和尚,安排在了东厢客房。玉灵子和周晓航还有李晓兰住在西厢客 房,蓝宇独居主卧。玉灵子将奶兜兜和三宝和尚送到客房门口,十分温和的说道: 「武林儿女,不拘小节,你们已是夫妻,今日就住在一起吧」。奶兜兜虽然天生 淫荡,但在玉灵子面前也不禁脸上一红。玉灵子温婉一笑转身离去。
 
  慕容翔刚刚熄灯上床,「嘿,老驼子,这么早就睡」,东方妞儿人随声到, 俏丫头身形一晃闪了进来。
 
  慕容翔连忙起身惊讶的说道:「你这小丫头,胆子也忒大了,这要让玉灵子 看到那还得了,快回去。」
 
  东方妞儿轻声笑道:「呵呵,你个老驼子也有怕的人」
 
  慕容翔小声说道:「老驼子怕过谁,但这是在蓝天别府,不是你们家,可随 便肏屄,玉灵子和那蓝公子本来对咱们这些人有偏见,咱们要是还在这里乱搞, 岂不是更不让人瞧不起,你个小丫头年少无知,速速回去」
 
  东方妞儿道:「谁要和你肏屄了,昨日你把我肏的现在小屄还痛呢,哪敢在 肏,只不过兜兜姐和三宝双宿双飞去了,小妖姐又走了,我睡不着闲着无聊,过 来找你聊聊天而已。」
 
  慕容翔咧嘴道:「聊天也不行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要被蓝公子和玉灵 子知道,这成何体统,再说老驼子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东方妞儿娇哼的说道:「不聊就不聊,反正无所事事,把你的鸡巴给我吃几 口」也不管慕容翔同意不同意,跪在床边就去脱他裤子。握住慕容翔半软不硬的 大鸡巴,张嘴就舔弄起来。
 
  慕容翔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大鸡巴被她温暖的小嘴含着,一下 就硬了,心道:这小贱屄当真淫荡的可以,反正肏她嘴她也发不出声音,何乐而 不为。两手按着美丽的东方妞儿,大鸡巴狠命的在她嘴巴里快速的抽插,胯下的 妞儿此时只能发出「呜……嗯……」极为细微的呻吟声。
 
  奶兜兜和三宝熄了灯,双双躺在床上,三宝和尚双手轻拂着奶兜兜的玉臂, 只觉凝如羊脂,滑腻异常,轻轻叹息道:「托佛祖保佑,菩萨显灵,叫小和尚终 于得偿所愿」
 
  奶兜兜扑哧一笑:「哪个佛祖会保佑和尚娶老婆,哪个菩萨仙灵会让和尚来 肏屄,你个呆秃,让我看看你这脑袋是不是整日念佛念傻了」一只手在小和尚光 秃秃的大脑袋是抚摸着,另一只手却摸向了小和尚的鸡巴。
 
  小和尚傻笑道:「小和尚能娶到兜兜姐,肯定是积了几辈子的福份,没准小 和尚真是罗汉转世也说不定呢,嘿嘿」
 
  奶兜兜一只手攥着他的鸡巴,一手摸着他的光头笑道:「你就是罗汉转世也 是个王八罗汉,哈哈」笑完接着说道:「相公,昨夜你抱着我让慕容翔肏,你心 里是怎么想的啊,难过吗?」
 
  却不见三宝回话,手中突然感觉三宝的鸡巴不但抖了抖,而且坚硬如铁。 
  奶兜兜感到十分诧异,在三宝和尚的头上拍了一下:「你个呆秃,我问你话 呢,你不回答,却抖动鸡巴,难道在用下面的头想事情啊?」
 
  三宝痴痴地说道:「小和尚见你被慕容翔肏,心里确实有被戴绿帽的委屈, 但小和尚跟着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小和尚只要兜兜姐快乐, 小和尚也快乐。」
 
  奶兜兜愧疚的说道:「相公,那以后我只让你一个人肏,不让你再受委屈了。」 
  三宝急急地说道:「千万不要,小和尚不要兜兜姐不快乐,那天你也说了, 只让一个人肏,你会感到乏味,小和尚不会让老婆乏味的,正如你说所,只要对 得起良心,我们高兴怎么活就怎么活。」
 
  奶兜兜凄然的说道:「昨夜那样本是小妖姐和我故意戏弄你的,可如今我们 真成了夫妻,在那样做我觉得对不起良心,对不起你。」
 
  三宝和尚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兜兜姐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昨夜我抱着你 让慕容翔肏,开始确实有些难过,但是后来却觉得异常的兴奋,到后来心里完全 是刺激,根本就没了伤心之感,兜兜姐你说小和尚是不是有病,居然喜欢看别人 肏自己老婆」
 
  奶兜兜吃惊的说道:「你真的喜欢看,是发自内心的吗?」
 
  三宝和尚呆呆的道:「当然发自内心的,刚才你问我抱着你让人肏是什么感 觉,我就兴奋起来了,鸡巴硬的发胀,不行,小和尚明日要去找个郎中看看,我 这病还病的不清咧。」
 
  奶兜兜闻言欢声大笑:「你这呆秃,你去找郎中怎么说?你说你喜欢看老婆 被人肏?就算你说了又有哪个郎中能治好你的病,哈哈」
 
  三宝和尚看着笑的花枝招展的奶兜兜,郁闷的道:「那……那……怎么办?」 
  奶兜兜抚摸着三宝的大光头笑道:「你个呆秃,你这叫绿帽癖,就是爱看心 爱的人被人肏干。我师傅说世上很多人都有这癖好,就像妞儿的爹爹东方骏就是 如此。」
 
  三宝说道:「那我就不治了,以后就跟着老婆,看老婆被人肏干。」
 
  奶兜兜笑道:「那你以后可就要当一辈子的王八了,你愿意吗」
 
  三宝突然一拍大光头,志成的说道:「兜兜姐但请放心,我小和尚别的不行, 可就凭小和尚这大光头,肯定能当好一辈子王八盖子。」
 
  逗得奶兜兜失声大笑。笑过后一拍小和尚的脑袋,深情的说道:「王八相公, 上来……肏我……」
 
  三宝鸡巴早就坚硬如如铁,翻身就趴在奶兜兜身上,大鸡巴对准小屄,刚要 往里插。却听奶兜兜说道:「慢点,不要让人听见」
 
  三宝心里讨道:确实不能大声的肏屄,否则让玉灵子听见那可就惨了,想罢, 屁股慢慢的沉了下去,大鸡巴挤进了奶兜兜的小屄里,缓抽轻插起来。
 
  奶兜兜发出一声低沉而又愉悦的呻吟,双腿紧紧的夹住三宝的身体,臀部不 自主向上顶,十指用力的抓住三宝的背,将三宝的身体紧紧的压在她的乳房上。 
  二人虽然缓插慢肏,却有着仿佛偷情的刺激,使二人更加的兴奋,奶兜兜不 敢发出声音,只好拼命地扭动身躯,以泄心中的欢畅与高潮,在奶兜兜高潮的同 时三宝和尚也将数以亿计的小王八和尚射进了奶兜兜的小屄里。
 
  慕容翔还抱着东方妞儿的头,狠狠肏干东方妞儿的小嘴,听到隔壁奶兜兜笑 语不断,心道:这小两口还挺黏糊,有一天老驼子也和你们一起乐呵乐呵,嘿嘿。 
  慕容翔心中正想着歪念,突然隔壁笑声戛然而止,却传来一振木床吱嘎吱嘎 的响声,慕容翔呵呵一笑,突然站起了身子,东方妞儿的小嘴被大鸡巴正插的有 些喘不过气来,慕容翔突然站起,大鸡巴也顺势在东方妞儿的小嘴里拖了出来。 
  东方妞儿娇喘着说道:「怎么?老驼子,不玩了?」
 
  慕容翔轻声说道:「玩,老驼子教你个新玩法」说完猛然提起东方妞儿的的 足踝,将她头下脚上的倒提起来,说道:「老驼子也让你爽爽」大嘴一张就覆盖 在东方妞儿毛茸茸的小屄上。
 
  东方妞儿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连忙捂住嘴巴,怕惊叫出声,突然感到小 屄一阵暖流,慕容翔的老舌头在她小屄里打着转的舔弄,让她异常的舒服,心道: 死驼子还有点良心,不枉我的擅口被你爆肏一回,张嘴就把眼前的大鸡巴吞了进 来。
 
  慕容翔一边舔屄,一边晃动着屁股,大鸡巴在妞儿的嘴中不停地来回抽动, 妞儿娇鲜的嘴唇被鸡巴抽插的不停地张合,大鸡巴在她的口中反反复复的抽送。 
  隔壁木床吱嘎声停歇,慕容翔也无心再战,大鸡巴猛然强顶了十几下,突然 一挺深深的插进东方妞儿的嘴里,硕大紧绷的阴囊不停地收缩颤动,只见东方妞 儿的喉头一鼓一涨,被猛射精液。
 
  慕容翔射出的精液量巨大,东方妞儿嘴里被射的满满,小脸鼓鼓的,突然吐 出了了鸡巴,将嘴里大量的精液咕噜咕噜的咽下,张开嘴巴大喘一口气,那大鸡 巴脱离妞儿嘴巴的束缚,在空中像喷头一样,突突的射在妞儿娇美的脸上,妞儿 紧闭着双眼,任由慕容翔的大鸡巴喷射,乳白的精液射的妞儿满脸都是,顺着秀 发往下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