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1)【作者:ongvinvin】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1)【作者:ongvinvin】
字数:66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1)坦诚相对成好事

  良久,整张床布似乎湿得像水池一样,刚才那段似漆如胶的性交完全平复下来之后,我的下体小穴依然散发着微微抽搐的状况。

  爸比原是亢奋无比的大阴茎骤然给拔了出来,随着「啵」的一声水湿声,紧闭湿透了的秘裂双唇竟被阴茎抽得内外翻,微张的小穴内更是不经意地流出了不少的精液,以致原是粉红色的阴阜上接着染成了一片的半浓半水的浆液,而那根仍有生气的大阴茎肉身也跟着透在空中,肉身满是青筋的阴茎不时一股一股地对着我点头!

  纵然高潮余震使我感到脑门一片的沉甸甸,整个人似乎喘息连连,但我也不自禁地回过神来。

  在模糊的视线底下,我顿时带着如梦初醒般的眼神惊视面前那根仍是高高挺拔的大阴茎,惊鸿一瞥,只见那根阴茎肉身竟仍是硬棒棒的迹象,那块红肿的龟头仍是八面威风!

  半晌,我胸口起伏的动作也变得缓和,脸上却是浮着少许惊讶的神色,眼神也不由得立刻转向爸比一脸平复无色的脸上。正当我俩双眼互碰之下,察觉到他脸上的表情绝非刚才那种使劲强暴我的激动神情了,这时的他仿佛又恢复了平日毫无色心的好爸比。

  「老公,你那边怎么还是硬硬的啊?」我怔笑地说。

  这时爸比也不断地喘息着,开始慢慢地低喘,渐渐地脸一笑,然后开口说:「呵呵!爸也不知道,只觉得刚才的性交特别的兴奋开心,莹莹也非省油的灯,刚才你的淫穴夹得我快要断去了一样。」

  我听得羞色,脸颊满是红霞,傻乐地怔了一怔,便接着口娇嗔地喝说:「老公坏蛋了还说风凉话,人家已经被你弄得要死去了耶!羞死人了,再说就不睬你了!」

  看着爸比再次趴到我身上,顿时把我赤裸裸的湿体压住,他近距离地在我双眼前深情一凝,跟着呵护般的气息对我笑笑一说:「哈哈!不羞不羞,莹莹已是我的宝贝好妻子,跟老公交配性交确是天公地道的事情啊,老公疼死你了。」
  我羞涩地瞪着爸比,随即伸手轻微地捶着他,然后再狠狠地捏着他胸膛上的皮肉,说道:「还说什么交配!臭爸比老公只知道欺负羞辱人家,你过来!快过来!看我怎样打死你!」

  「哎唷哎唷!打吧打吧,尽情打吧。别人说打者爱也,莹莹就是最爱老公的大鸡巴了,更何况现在这条大鸡巴还是硬棒棒的……」我被爸比的歪理言语搞到都要气坏了,最后挥了他一个粉拳之后,小腿也情不自禁地往上环抱着他,双手紧接着把他强劲的脖子拉紧抱住,并在他嘴唇上轻轻一吻,形如蜻蜓点水般亲吻。
  我大大地震动着,嘴里呼出一口轻声滑腻的呻吟声:「老公……的家伙很热……很大……啊……」

  「老婆,刚才我们直接交配,差点忘记了口交这事情。」

  「人家不要……人家才不要吃爸比老公的臭鸡巴……」

  「来嘛,我想要莹莹来吃鸡巴,待会直接在你嘴巴里射精好了,很补身美颜的喔,呵呵!」

  「坏死了,臭爸比老公!」

  就在这时,咫尺间距离的小女儿不知怎地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娃娃声,平躺在摇篮里的小岚虽然侧着脸看着我和爸比,嘴里也似乎喃喃地发出一些只有婴儿听得明白的火星语,但她依然是双眼不眨地静心目睹眼前的一切。

  「老公,女儿从刚才一直看着我们做爱,她现在还是看着我们呢。」我不住地悄悄在爸比的耳边叙说。

  「呵呵!小岚看着就看着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迟早都会明白男女之间性爱的事儿,就让她继续看吧。」爸比似乎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说。

  「可是……小岚还是个婴儿,这样会好吗。我觉得……觉得……」我颤抖不已,害羞得不能把话说好。

  「莹莹觉得怎样?」爸再次问到底。

  「莹莹觉得好羞哦……竟然在女儿面前光溜溜做爱,待会爸比还要我吃鸡巴口交……」说着,我满脸红霞,心头砰地作响。

  「哈哈哈!这就是说明了有其母必有其女了。以前啊,莹莹小时候也是看你妈妈给我口交吃鸡巴长大的,现在你也在小女儿面前要吃鸡巴口交,你说小岚长大了,她会不会也像你一样,会不会心甘情愿给爸比开苞?」

  「臭爸比!说得那么难听,讨厌死了!反正我用性命担保,小岚她现在一定不会给爸比得逞,小岚的贞操一定可以保得住!」我不住地捏着爸比手臂上的肌肉,声音也显得酸酸的语音了。

  「那么长大了后呢?说真的,老婆你真舍得啊?」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女儿是咱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假如老公舍得的话,我自然也会舍得的啊,更何况女儿出生本来就属于爸比的。」我喃喃地回着说。

  「莹莹这么伟大?那么说不久将来我又多一个可爱的女儿可以开苞了,爸爱死你了!」只见爸比脸上浮出不少狐疑的神色,嘴巴笑得开怀。

  「呶,我事先告诉你哦,不许有了稚齿女儿就把老婆给忘掉喔!」我顿时抓着爸比的脸庞,口中的每一个字都说得如此清晰。

  「呵呵!我当然不会把尽责的老婆给忘掉的,我也想要你和小女儿同时一起跟我交配性交啊!现在想到都心痒痒的!」爸比深情地抱着我,不断轻柔地摩擦我的乳房,不断对我说。

  「啊呀!我也会爽死,全身好痒好像被爬虫爬过那样,我……我有点想立刻就看见小岚被爸比开苞破处的情景……我也想一起……」

  我几乎要被身上的摩擦弄得我把自己的心中话说出来,然而我始终都在内心的犹疑及害怕的边缘徘徊,砰然跳动的一颗心,心房就像走钢索的感觉一般,一不小心便沉落谷底。

  爸比一付傻乐的样子转向女儿一看,他怔了怔后便慢慢转向我脸上凝住,迟疑地问着我说:「哎,你这个傻丫头,老公是在跟你说笑话罢了呀,床上说说兴奋话助兴,难道你还在当真不成?」

  「难道爸比真的不想看见我跟女儿一起为你吃鸡巴?如果不想的话,我们拉倒也无妨。」我假装一付不在意的样子。

  我一边在爸比面前撒娇卖萌,一边撒娇眨着眼说:「我倒是无所谓,那样也好,以后爸比的鸡巴就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人享用而已哦。」

  「你这个小妮子,性格清纯可爱得来又多了一份淫荡的一面。这事先等小岚长大点再说,现在不如先替我吃鸡巴,先帮爸比的鸡巴灭灭火,待会鸡巴在你嘴巴里面射精,莹莹若要滋阴补肾,青春美丽就得靠它了!」

  平躺在床上的我忽见爸比爬了起来,他双膝旋即在我小脸的两侧跪下,我垂头看着眼前的一块红肿的大龟头,龟头缝唇间还残留着一丝臭腥的液体,我二话不说便带着淫靡的眼色伸出舌尖,并向它舔了一下头,在爸比亢奋的一声之下,最终我慢慢地把整个龟头含入了口中,顿时湿声四起!

  柔嫩的舌尖不断在阴茎龟头以及冠沟周围舔抵的瞬间,我两眼再向上瞪了跪在我面前的爸比一下,只见他竖立的上半身早已仰着面,嘴巴不停发出一阵舒服的语声,双手抱头地破口狂欢,从速似乎还看到他脸上显露出一副得志亢奋的神情。

  另一方面﹐我看见面前的爸比有如激情奔放般耸动着臀部﹐只见他一手紧紧抓着我的头发紧抱着我,导致他的大阴茎顿时深深地插入了我的喉咙深处,一下子在我嘴里抽出来,一下子又再狠狠插入!我只感到自己呕吐作声,情形极为痛苦但也莫名的痛快。

  在我毫无抵抗之下,过了良久,爸比似乎知道我仿佛透不过气来了,随即把他的阴茎完全抽出来,而我刹时也得到了解脱,然而我依然不停地使用那无比灵活的舌尖﹐一边在他阴茎冠顶上来回撩弄﹐一边张开小嘴深含着膨胀的肉身﹐正当我要含到尽头时,爸比竟然再次使劲地狠戳着我嘴里的喉咙深处,他的嘴角还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喊声!

  我骚动地伸手猛推爸比的粗腿,眼睛也不自禁地泛出泪光,喘息声音断断续续,声音透过鼻孔,模糊地泪哭着说:「喔啊……爸比……噢噢……老公……喔噢……啊……!鸡巴很大……喔喔……喔噢……要插死女儿……了……爸……!」
  淫声其下﹐爸比的粗手紧抓着我长发,他僵硬的十指一直从指缝间轻抚着我的秀发﹐只见他一身熊腰仍然前后摇摆﹐仿佛被我每一个舌尖动作,每一个挣扎表情,每一个淫声哽咽的余音深深地挑逗着他内心的欲望!

  在锁魂蚀骨的口交杂音之下,他看似无法自拔,整个人继续挑起了性欲,强硬胀起的全身肌肉就像一座大山般,他似乎完全不顾我频频发出的呕吐杂声,下体继续带着如同万马奔腾般的气势,阴茎继续排山倒海地往我细小的嘴里抽插自如,两颗睾丸肉球更是不时打向我瓜子脸的下巴!

  任由爸比亵玩的我双眼已经瀰漫着失措的眼色﹐一身颤抖不定的小脸蛋死死地被爸比一双粗腿紧贴跨住,头上的长发也被他抓得逃不掉,那戳得满是淫水的小嘴仿佛金鱼呼吸的小嘴一样,淫水沿着喉咙,顺着脸上的嘴唇和鼻孔全部倒喉似的吐出了不少的液体,甚至连我挣扎的言语声都显得楚楚可怜。

  「噢噢……爸比……噢噢……太……深了…噢……插得……太里面去了……噢噢……」

  「没事的!继续跟爸比来个深喉,你喉咙里面的肉壁一定会撑开来的,再含深点都没关系,莹莹很棒!」爸比激情地痛喝一声说。

  就在这时,爸比下体臀部仿佛鼓起了一股劲气,竟然一把劲地往我喉咙的肉壁紧紧顶住﹐并且在肉壁最深处一擦一揉地轻逗着!一瞬间﹐又不知从哪来的魔力,我竟然也不受控制地吮吸含嚼在我喉咙最深处的阴茎龟头!

  「咳……咳噢……咳……爸比你这样弄得人家很痛,不如你躺下来吧,莹莹亲自为你吃鸡巴。」我咳嗽难受,言语间喉头一直在干咳作声。

  话犹未了﹐我浑身几乎已抵挡不了心中的熬煎﹐狠狠打了他腹部一下,满脑子想着空白点,挣扎了许久终于成功推开他。性格天真的我心想自己一直都不喜欢被强暴的恶感,但最近爸比就是喜欢那样亵玩我,如同以前经常假意要强暴妹妹小如的那种刺激玩意儿,如今这种刺激游戏终于轮到我这个妻子遭殃了,我这个喜欢玩弄强奸游戏的爸比真是坏死了。

  这时候,只见爸比一个翻身,脸上则是一付咬牙屏住喘息的样子躺倒在床上。而我二话不说便爬到爸比的粗腿之间,以我这个小身躯足以在他阴茎的面前趴下,并且双手轻柔的将那红肿似棍的大阴茎握在手里。

  然而在我纤手十指紧握的状况下,爸比那勃挺而坚的阴茎的最前段依然透出了空气中,以我十八岁的小个子始终无法一一包住,心想小岚长大了五岁的时候,她那细小的小萝莉个子又如何能够征服它呢?

  幻想到如此震撼的画面,我心头忍不住怦然一震,觉得有深深的罪恶感了!
  半晌,仍是趴在爸比大腿中间的我不由得回过神来,瞬间我再微微地抬起头,一缕发丝就此不经意地垂落我耳边,我随即抬起纤手一边轻轻地将那缕柔滑的秀发重新撩到耳后,另一只纤手仍然一边轻柔地在套动着紧握手中的大阴茎。
  渐渐地,我终于再次双手合十去紧握手中的巨物,纤手频频往上往下快速地套动起来,同时伸出的舌尖更是不断地在那根巨物的龟头面上轻扫挑动,湿水连连,龟头裂缝的中心点也冒出了不少的液体加上我嘴里的口水溶合于一体。而最后我再倒抽一口气然后闭着气,红扑扑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两个迷人的酒窝儿,再次尽量地张开小嘴尝试要把整根巨大的阴茎肉身全部含入嘴里。

  就在嘴巴肌肉的收缩的刹那间,爸比嘴里突然发出了舒服的声浪,耳边不停听见他频频加速的呼吸声,看见他脸部竟已爽得扭曲。而我则感觉到自己脸上仿佛露出了一丝女孩偷吃冰淇淋般的红晕去继续凝住爸比此刻的脸部表情。

  此刻,我深知爸比应该是被我含得非常的舒服,就在他激情以及声浪冉冉升起之际,我嘴里的含吸动作更加急速地上下耸动。不断在龟头扫动的舌头也情不自禁地增加了舔吮的速度……直至爸比一手把我的小头往下一压,臀部一股劲力毫不迟疑地往上顶到我喉咙的最深的肉壁……

  每当阴茎插入深喉的时候,难以呼吸的痛处以及惊人的深含力气导致我整个脖子持续有青筋凸起,两耳嗡嗡作响,脑袋一片的空白,小小的嘴唇间仿佛不受控制地不时吐出一些溶合液体。顶在喉头的瞬间,有一瞬间巨大的阴茎顺遂地成功抽了出来,又有一瞬间仿佛又要重新插入我喉头深处,过程来来回回,窒息的边缘让我两眼惊慌得几乎要突出来似的,整个挣扎的身体静脉曲张,好不夸张。
  「噢啊……噢……喔啊……爸……爸比……很大……我……不能呼吸了……啊……不……不行了啊……」口交的呕吐浪声四起,我旋即很想往上爬起来,不过每次我的头稍微往上逃脱,爸比强而有力的手掌却一直继续把我的头重新地往下压下去。

  「啊………莹莹啊……好舒服……!爸比就快要喷了!要在你嘴里射精液啊哟!不要停下来,嘴巴快动,快点继续给我含住!莹莹快点给小岚示范怎样吃爸比的大鸡巴,爸比要全部射给女儿啊……!」

  说罢,爸比下体那根勃挺的阴茎仿彿要爆发得一发不可收拾似的﹐直至我眼前视线变得模糊不清﹐痛得发麻的喉咙深处顿时有一股要彻底软化的冲击涌上心头。

  「来了!爸比要射精了!快张开你的嘴,快伸出舌头来,我要射了,全部给我吃下去,快吃!爸的精液很补身的,女儿就是要吃这些快高长大,全部要吞进肚子里啊!小岚……!」

  赫然间,看到爸比快速地抽出阴茎,而我张开的嘴巴突然形成了一个小洞穴似的,我随即一脸激情地伸出了舌头,龟头与舌触之间,只见他睾丸一紧,精液全溅,彷彿瞄准我嘴巴中心飞溅到喉咙的深心处!

  无尽精液飞溅的颜射之际,紧接着爸比整个人仰着头狂喘起气来,湿溜溜的上半身更是往后横举了起来,光速地,他手中紧握着的阴茎肉身更是拼命在狂套晃动。

  处于嘴巴张开的我也只能透过鼻孔来呼吸,嘴巴频频发出干咳和哽咽的杂音,随着面前一股接一股浓浓的精液溅得我满嘴都无法再容纳,吞咽液体之间仿佛还有更多的精液早已洒入了我的喉咙里去,心里又不禁开始暗想小女儿,希望她快点长大,长大了后就可以跟我同时在爸比面前尽情品嚐他的精液!

  正当我仍在思绪的情况下,颜射所带来的强烈余震就此在我脸上肌肤窜流盘旋,渐渐地,我只觉得眼前视线变得朦胧不清,整张小嘴不停漏出一些稠白的精液,满脸湿透了的双眼只觉心蹦目眩,高耸的余震久久在心头挥之不走。

  直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我才开口梦呓地说:「爸比……你看你搞到人家满脸都是你的精液了……」

  「太舒服了!莹莹的口交功力近来越来越厉害了,刚才几乎吃得爸比爽到要飞天了!」爸比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并在床上坐着说。

  「哼!臭爸比就爽得过,还真难为了我,刚才被你折磨得不似人形了耶!」我敏感地瞟了爸比一眼,嗔怪着他说。

  「乖女儿,刚才爸比弄疼了你吗?刚才实在太刺激过瘾了,所以一时之间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宝贝女儿。」爸比好像渐渐感觉到我的愤怒了,随即往前柔情地抱住我,细声喜气地对我说。

  「爸比,你真的太粗鲁了,你要知道我不像小如那样喜欢粗鲁的,刚才你的家伙都呛住我了,我差点就不能再呼吸。」我酸酸道。

  「好啦好啦,刚才确是爸比不对,即使要我折福折寿短几年命都无所谓,只要宝贝不再生气就可以了。」爸比一边拥抱着我,一边吃吃地笑着回了一声。
  「爸比别再胡说了。你若短命的话,那么我和小岚以后的日子又怎样。难道要我俩母女二人过活么?」我顿时甩了爸比一个粉拳,随即又捂着他的嘴巴不许他乱说八道。

  「呵呵,爸比不会那么短命的,我看我一定能够长命百岁,一直陪伴你跟女儿活到一百岁,那样好了吧?」爸比滑稽地说着,双眼更加散发出铁汉般的眼神,半晌,他再次深情地凝着我脸上说:「况且爸比曾经答应过你,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小岚一辈子,也不会让你们吃苦头。」

  「爸比,我警告你哦,以后跟我爱爱时候不许再粗暴,不然的话,我就咬断你那边,看你还能怎样!」我说得双眸湿溜溜,脸颊已是红晕,随后轻俯在他怀抱里,怨着声说。

  「不敢了不敢了,爸比还真怕了你,怕你谋杀亲夫啊。」爸比呵呵笑着说。
  我一边把顺着脸蛋下巴流着下来的精液擦去,一边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以后你跟小岚做爱,我也不许你对她动粗哦。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教她一口咬断你那边的,哼!」

  这时候,我不清楚爸比脑子里是不是正在幻想着以后跟女儿做爱的淫靡情景,只看见他的阴茎不知怎地竟然悄悄地往上翘了翘,软绵绵的肉身仿佛重新有了生气的迹象。

  看到这,我都几乎对他翻了个恶心的白眼,心中忍不住顿时在肉身那里轻轻挥了一掌,爸比即时捂住了下体在床上呼呼作痛,我咬牙切齿地暗想他活该,但也会心一笑。

  其实我个人是非常清楚当中的缘由,只是一直没有戳破幻想的念头罢了。我知道每当爸比和我忘情地性交做爱,彼此面临着高潮之前,汹涌的泛滥感触即要淹盖过我俩心中的欲火之际,我们彼此之间同样都会暗地里幻想到女儿小岚的身上去,而且近来的幻想次数还愈来愈频密惊人,情况实在难以自制。

  因此每次各自的内心都似乎翻起了一阵接来一阵无穷尽的欲火,每次高潮能让我们干得过瘾,泄得痛快,身心体内潮水喷溅的冲击犹如跳跃笨猪跳般的速感,刺激感觉令人欲仙欲死……

  此刻长夜漫漫,外面千亿般断续星辰隐约地点亮了整片漆黑的夜空,点缀夜空的星光仿似全照亮着建筑在我内心深处的最后一道墙,一道对爸比的无比眷恋、至死不渝的爱情之墙,而这道墙上早已深深地雕刻了八个字体。

  「不离。不弃」「不移。不易」我一直都深信坚持着……

  待续。天真有邪难自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