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胡作非同人之爸爸的邪念】【作者:Mummy】
【胡作非同人之爸爸的邪念】【作者:Mummy】
字数:82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自从知道了少霞被他爸爸侵犯过以后,我就常常会想,如果一件事情做了一次,当然会有第二次咯,这是最基本的逻辑啊,所以打那以后我就开始慢慢逼供少霞,要他多说一点她父亲的事情来听,结果还真的给我发掘出了好多隐藏的秘密来,接下来我就详细给大家说一下。

  记得有一次我跟少霞说我小时候经常做错事情被妈妈打耳光,然后我问少霞她父母亲有没有打过她,少霞告诉我他爸爸从来不打她脸的,因为小姑娘被打耳光会破相的,然后我就问她:「那你爸爸从来不打你吗?」少霞告诉我说,原来她爸爸都是打屁股的,那我就问她「那你爸爸是怎么打的啊?」

  一开始她还不肯详细说,后来我软磨硬缠的终于把事情搞清楚了,原来那时候少霞做错事情,比如功课没做好啊,考试成绩不好,她爸爸就会对她进行家教,家教的方式就是打屁股,具体是这样的,先是让少霞趴在床上,然后屁股撅在那里,她爸爸就用尺子打屁股,当时听她说趴在床上,我就插问了一句:「那你穿着裤子打应该不疼的吧。」结果少霞就说:「什么啊,当然是脱了裤子打的啊」。
  「是把长裤脱了吗?那里面的短裤呢?」我问。

  少霞红着脸不肯说,我当时就兴奋了,问她:「也脱掉了是吗?」

  少霞点了点头,说:「小时候也无所谓拉,反正做错事情被打也是应该的吗」
  我当时听了已经觉得够刺激了,但是表面上又不能表露出来,我假装平静继续问她,原来少霞那时候经常脱了裤子被她爸爸打,虽然她爸爸也不是打的很重,打的时候少霞也会求饶,她爸爸就会叫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一定会认真学习之类的话,有时候也会帮她揉揉屁股的,少霞说她爸爸把手放在她的光屁股上摸来摸去,她也不敢说什么的。

  靠,我心里想着少霞被她爸爸那样弄,心理就觉得一阵阵的兴奋,我知道一定还有很多事情的,我一定要让少霞全部都告诉我。

  又过了些日子,那次跟少霞打KISS的时候,突然想起少霞曾经跟我说过他爸爸也有吻过她,只是那次她说他爸爸只亲了她两秒,我总是感觉少霞好象还瞒着我什么的,因为那次她说的吞吞吐吐的好象欲言又止的感觉,于是我就顺便又提起那件事情来。果然一问她这个事情她的脸就红红的,只说他爸爸没亲多久的。

  「什么叫没亲多久?到底亲了多久?」我逼问她。

  「也没亲多久拉,我实在记不得了拉,不过应该有一些时间的。」

  「那你上次跟我说才两秒的啊?」

  「那人家小姑娘不好意思说吗,你真是的。」

  「那你现在原原本本告诉我吧,我希望你把整件事情全都告诉我」

  在我的一再逼问下,少霞终于象挤牙膏似的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了,下面就由我来复述吧。

  那天原来少霞和她爸爸是在看录影带的,少霞坐在她爸爸身边,他们是在看一个欧美的什么大片,那种片子也很开放的,里面放到有一大段男女在床上激情的镜头,那时候少霞也有15、16岁的样子了,发育的也很好了,刚刚青春期的那种,嘴里说好下流下流,眼睛却盯着看,因为毕竟很少看到这种激情的场面吗,里面的一对男女激烈KISS的,那时少霞爸爸就逗她说:「少霞,你要多看看啊,好好学习一下啊」。

  少霞知道她爸爸逗她,就说:「这个看又看不会的咯,要不你来教我呀……」,说着还在他爸爸腰上面戳了一下,呵她爸爸痒。结果她爸爸也来抓她的手呵她痒痒……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她爸爸忽然就顺势亲了她一下。

  当时少霞脸就一下红了,也没说话,呆在那里看着她爸爸,两个人对视了几秒,他爸爸再次吻了下来,这次是直接对着少霞的嘴唇,浅浅的舔着少霞的嘴唇,后来少霞告诉我当时她就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人整个都麻掉了,不过那种电电的感觉可能很好吧,少霞任由她爸爸吻着,她感觉到她爸爸的舌头在她嘴唇上来回游动,慢慢的挑开她的双唇,直往少霞的口腔深处游去,少霞感觉两片唇已经被她爸爸完完全全封住了,她爸爸的舌头在她嘴里四处滑动,那种感觉她是第一次体会到,她情不自禁的用自己的舌头去迎合她爸爸的舌头,于是两根舌头就搅和在了一起,她父亲的舌头不停的刮着她口腔四壁,她甚至能感觉到她爸爸的口水顺着舌头源源不断的涌入,那时候她陶醉了。

  靠,我听到这里已经感觉下面硬掉了,湿漉漉了一片,那是少霞的初吻啊,就这么给她爸爸夺走了。

  少霞继续说下去,当时他们吻了有2- 3分钟,在那几分钟里少霞感觉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口里那种麻酥酥的感觉是切切实实能感觉到的,她当时人已经软掉了,软绵绵的靠在她爸爸怀里,任由她爸爸的轻薄,她爸爸当时一只手搂着少霞的肩膀,另一只手在抚摩少霞的脸庞,渐渐的往下,顺着少霞的头颈往下到了她胸口,隔着衣服轻轻抚摩着。

  那时候少霞在家里就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里面是一种小姑娘穿的内衣,那时候少霞不戴胸罩的,就是穿那种内衣,她爸爸的手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少霞柔软可爱的两个小肉球,他爸爸两手成爪,握住肉球不停的搓揉,少霞说她当时什么都不知道,让他爸爸随意玩弄,他爸爸就慢慢解开她的睡衣扣子,把里面的小内衣往上翻去,露出少霞两个尚未发育成熟的乳房,他爸爸就这样一边吻着少霞一边在她乳房上又是揉又是拧,少女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自己父亲的面前。
  当少霞说到这里,我心里不但没有愤怒的感觉反而觉得一股莫名的冲动,原来少霞的爸爸这么色的。

  就这样大概有几分钟的时候,后来她爸爸又想低头去亲她胸口,当他的嘴和少霞分开的时候她一下清醒了过来推开了爸爸,当时他们两人谁也没说话,少霞低头理好了衣服,他爸爸也继续看电视。

  那次少霞就说到这里,我强忍着内心的兴奋安慰她,或许那只是她父亲的一时冲动,不要多想了。说了好多安抚她的话。

  后来我又找机会问少霞那天晚上她爸爸妈妈在他家的事情,问她那次过后她爸爸有没有再找机会侵犯她,结果另我大失所望,少霞一概否定掉,只说就那一次和她爸爸亲密接触以后就再没有和她爸爸那样过,但是从她慌乱的眼神中,我感觉事情并没有她说的那样简单,一定还有隐情的。

  再往后我又好几次旁敲侧击的问起过,答案全部是否定的,少霞坚持说她爸爸从那天以后都是一本正经的,我失望之极,感觉仿佛在也不能知道事情真相的真相了。

  直到那一天……

  那是个周末,少霞告诉我她爸爸妈妈去澳门玩,周末都不在家,想我过去陪她,知道有这样好的事情我当然不会错过,晚上就到她家去了,两个人一起过了亲密夜晚,和少霞的亲热细节我就不详细说了,大家自己去遐想吧,我要说的是,我们当时翻云覆雾直到少霞大汗淋漓,完事后少霞进浴室去冲洗。

  要知道女孩子洗澡的时间一向是比较长的拉,因为比较囉嗦吗,少霞也不例外。那天少霞去浴室以后我也感觉挺无聊,就随手翻阅少霞放在桌子上的一些杂志啊书啊什么的,不经意间,一本日记进入我的视线,是少霞的日记。

  或许看偷窥的确不是一个好习惯,但是无法克制内心的冲动,我打开来看了,从头到尾,虽然内容很多,但是我只找我想要知道的那一部分,很幸运,我找到了,少霞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她和她爸爸之间一些保留的秘密,看的我的鸡巴虽然刚刚射精又重新勃起。

  少霞的日记是用第一人称写的,复述起来比较麻烦,再这里我还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写,这样可能更直观一些吧:日记里写在少霞15岁的时候有一次她爸爸出差到香港,那时候少霞正好是放暑假,她爸爸就带她一起去,在香港玩了几天。有天晚上少霞她爸爸带她一起去陪朋友吃饭,席间喝了些酒,可能喝得挺醉的,回宾馆的时候还是少霞扶着她爸爸回去的,到了房间她爸爸就坐在那里休息,少霞一身汗自己去浴室冲洗。

  当少霞正在冲淋的时候,她爸爸赤裸裸的开门进来了,少霞本能的把身子转过去:「爸爸你干什么啊?我在洗澡啊。」她爸爸居然从背后搂住了少霞:「少霞,跟爸爸一起洗澡好不好?」少霞明显感觉她爸爸的下身有东西顶到了自己两股间,火辣辣的,全手都软掉了就那样任由她爸爸抱着。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在浴室里冲洗着,她爸爸把少霞转过来,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女儿的裸体,她爸爸一把抱住她,把她揽入自己怀里,两个人胸贴胸零距离的抱在一起,少霞的乳房紧紧贴着她爸爸的胸口。

  少霞不知道她爸爸抱了她有多久,任由水花冲洗两人,直到她爸爸拿起肥皂开始替少霞涂抹起来,先是脖子,让少霞高昂着头,肥皂在少霞纤细的颈项里滑过,直接到了胸前,她父亲左手握起少霞的乳房,右手用肥皂涂抹起来,对少霞来说,少女的乳房被男性抚摩是一件及其刺激的事情,她的乳晕开始充血而坚挺,她爸爸的手在那涂满泡沫的乳房上来回搓揉,她爸爸很懂的怎样让女孩子兴奋,食指和中指时不时的握住乳头并旋转,少霞忍不住呻吟出声音来,那种少女天然的略带羞涩的呻吟声,她父亲的手开始更加不规矩,一只手饶过少霞的腰搂着少霞紧紧贴住自己,让少霞柔软的乳房挤压住自己,另一只手适时的往少霞的下身摸去,在少霞刚长出绒毛的处女地上滑翔而过,直接滑到了少霞紧闭的阴户缝隙口。

  少霞柔软的身躯软倒在她父亲的怀里,流水哗哗的打在少霞娇嫩的皮肤上。她爸爸的手指压在缝隙口,慢慢的把少霞的阴唇往两边挤开,中指已经陷入了进去,此刻,少霞的下身已经是一片湿润,紧紧的裹者她父亲的手指,少霞嘴里不自然的发出轻呼声,有些疼痛,但更多的是来自于第一次被抚摩所引发的兴奋感,湿润的阴道任由他父亲的手指滑入,慢慢地进去,她爸爸的手指在里面扣弄了好一会,玩的差不多了,抽了出来。

  少霞此刻依偎在她父亲怀里,紧闭的双眸,期盼的嘴唇,柔软的乳房和父亲的胸膛毫无间隙,任由她爸爸抓起她的小手往男人的下身带去,当碰到她父亲的肉棍时,少霞显的十分紧张,手象触电似的弹了回来,她父亲的肉棍并没有十分勃起,半软半硬的挺在那里。

  「蹲下去,用你的嘴巴好好帮爸爸洗洗」她父亲发出命令一般,以前他也经常让少霞的母亲这样帮他这样洗,那时少霞也看到过,或许少霞认为这是替父亲洗肉棍的唯一办法吧,她蹲了下去,慢慢握住肉棍放在嘴里。

  以前也看见过母亲替父亲洗肉棍,知道该一进一出的吞吐,于是少霞也学着那样把爸爸的肉棍吞进吐出,还用舌头轻轻舔着,完全是处于少女的本能,没有什么技巧也没有什么激情,却能让刚才还软软的肉棍,慢慢勃起到撑满少霞的小嘴巴。

  她父亲抱着少霞的头,慢慢的一进一出引导着少霞舔着那里,频率越来越快,直至一股浓浓的液体喷出到少霞的嘴里,一场游戏才在慢慢软下的肉棍以后悄然结束,少霞替父亲穿好衣服就扶他进房睡觉……

  日记写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也是第一个故事的结束,我继续往下翻看,日记还有很多处描述少霞和她父亲的事情,有些只有一两句话,有些就比较长,让我来慢慢转述吧:少霞16岁的时候已经发育完全成熟了,少女的身体完全展现出来,也另她爸爸常常感叹:「少霞越来越象你妈妈年轻的时候了」

  她爸爸有时候也经常会亲亲她,抱抱她,少霞也不会拒绝自己父亲的爱护,总是听任爸爸的「宠爱」吧。有时候少霞和她爸爸看电视的时候,她爸爸也会叫少霞坐在自己腿上看,少霞就会感觉到下身被什么她爸爸勃起的肉棍顶着的感觉,其实少霞也喜欢这种麻麻的触电的感觉,也会很配合的坐在她爸爸身上,那时候少霞穿的裙子,就会被她爸爸乘机摸摸大腿,有时候还会摸到大腿跟部。

  她爸爸还很喜欢和少霞一起出去逛街,她爸爸搂着少霞的小蛮腰,少霞则亲昵的依偎在她爸爸身边,引的邻居都羡慕少霞爸爸生了个乖女儿呢。那天她爸爸答应给少霞去买衣服的,在商场逛了半天少霞没挑到喜欢的衣服,后来经过内衣部的时候她爸爸就说:「要不今天帮你买套内衣穿好了」

  「好的呀,不过爸爸你要买就要买贵的喔。」少霞也不示弱。

  「当然没问题了,只要女儿肯开口买什么都好拉」,她爸爸说,于是两个人就一起去了,一个40多岁的女营业员很客气招待她们,她爸爸果然要选那些料子很好的替少霞买,营业员当时就对少霞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啊,挑这么贵的内衣买给你」,因为当时她爸爸是搂着少霞的腰进来的,所以营业员也误会了。
  少霞脸红红的也没反驳,她爸爸则在旁边嘻嘻哈哈的不说话。然后营业员就让少霞进去到试衣间里试内衣,那种女子试衣间很大的,可以有好多人同时试内衣的那种,少霞进去了换了内衣,左看右看也不知道好不好,营业员这时候就说,让你男朋友进来帮你参谋参谋吧,少霞脸又红了起来,连声说:「不用了,不用了」。

  「没关系啊,反正也没别人啊,让你男朋友进来帮你看看啊,反正你穿衣服也是给男朋友看的吗,再说这内衣也挺贵的,买了不合适穿一定觉得很不舒服的,还是叫他来看看吧。」说完营业员也不征询少霞的意见,就走到门口朝她爸爸招招手。

  她爸爸当时一楞,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就走了过去,到了里面看见少霞穿成那样,眼珠子差点掉地上了,不过她爸爸毕竟比较沈稳,连声说:「少霞真好看,就买这件吧」,然后就退了出去。

  但是当时已经看了足足有5- 6秒钟吧,少霞羞得头也不敢抬,赶紧换好了衣服让她爸爸付钱。后来她爸爸还对她说:「少霞你真是越大越性感了,看的爸爸都受不了了」,之类的话,然后被少霞在手上乱拧出气,父女之间真是亲密无间的啊。

  还有一次是少霞在家里睡午觉的事情,那时候是夏天,少霞身上就盖着一条子睡觉,少霞睡相也不好,东翻西翻的把毯子陡开了掉在地上,后来她爸爸进来了,看到少霞毯子掉了,就过来帮她拿起来,替少霞盖在少霞小肚子上,那时候夏天穿的也不多,少霞穿一条白色的小睡裙,到膝盖那里的那种,上面是前面一排扣子的那种,有靠近脖子的两个扣子根本就没有扣,在下面的一个扣子也松掉了,隐隐露出里面白白的皮肤,少霞居然没穿小胸衣睡觉,她爸爸就一边替她盖毯子,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慢慢滑过少霞的胸前,随之把那个松掉的扣子完全解开了,还把少霞的领子轻轻往两边分开,乳房的上半部分已经完全露了出来,那时候少霞已经知道她爸爸进来了,但是没有动弹,还是闭着眼睛装睡觉,她爸爸见少霞没反应以为她还睡着,胆子大了一些,居然把手轻轻伸进了衣服里,轻轻的在摸少霞的乳房,少霞更加不敢动了,只能装得睡的很熟的样子,但是乳房上的电感却源源不断的传来,后来她爸爸居然还捏住了她一个乳头,想去吸奶的样子,少霞实在难过死了,赶忙翻了一个身,她爸爸才把手缩回去,替少霞盖好毯子走出去。

  如果说以上的几篇文章还能让我觉得兴奋和刺激的话,那日记里最后那一次记录少霞和她爸爸的事情让我看得目瞪口呆了:18岁的少霞有着修长的身材,披肩的长发,十足是她母亲年轻的时候样子。

  那是一个周末的白天,少霞的母亲去了一个亲戚家探望,又是少霞和父亲独自在家,不知怎么的,两个人讨论起拍艺术照片的事情,她爸爸就提出来在家里帮少霞拍,少霞也同意了,然后少霞就开始进房间换衣服,她爸爸开始准备相机什么的。

  一开始少霞穿的是牛仔衣,少霞修长的身材配一身牛仔的确是让人赏心悦目,丰满的胸口高高隆起,拍了几张她爸爸就提议让她换几件衣服来拍。

  少霞换了好几套衣服,拍了挺多照片,她爸爸就建议少霞拍一些艺术照片,说是把少霞年轻时候的样子全部保留下来,将来老了看看感觉一定很不错,说的少霞心动不已。

  然后她爸爸就开始教少霞该如何穿衣服,比如穿一条超短裙,还要把大腿分开,把里面的内裤若隐若现的样子来排,还有就是把衣服扣子解开几粒来拍。
  少霞摆了好多造型,她爸爸也乘机大饱眼福,她爸爸对她说再来一点刺激的拍,少霞这时候正拍的起劲,也觉得挺好玩的,就问她爸爸什么叫刺激一点的。
  她爸爸进她妈妈抽屉里一阵翻,拿出几套衣服给少霞,让她进房间换上,并且叮嘱里面不要穿内衣内裤,直接穿就好了。

  原来她爸爸给少霞穿的都是以前从国外带回来给她妈妈买的成人衣服,穿了很暴露的那种。

  少霞小孩子心觉得好玩也就真的去穿了,第一套衣服还好,是一件薄的不能再薄的丝睡袍,少霞穿着这样一件睡袍,胸口那两点乳晕若隐若现的,下身也是黑糊糊一片,少霞她爸爸赶紧拿起相机一阵猛拍,第二套衣服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有点象泳装的样子,但是在胸口的地方却有两个小洞,少霞的乳头正好陷在这个洞口上,紧身衣的下边是开叉的,当时少霞坐在床边,两腿分开能看到里面浓密的阴毛。

  最后一套简直就不能算是衣服了,有点象连衣裙,但是下面实在太短了,只稍微盖住一点屁股,站着几乎都能看到里面的毛,上身就象一般的连衣裙那样,但是胸口放的太低了,只能盖住乳房的下半部分,导致少霞的半个乳头都能看到。
  少霞当时就看到她爸爸下身支起了一个帐篷,少霞坐在床沿,连衣裙已经缩了上去,少霞死命拉着连衣裙下摆也不没用。她爸爸替少霞拍了几张照片,就走过来替她摆样子,搂着少霞的小蛮腰,少霞的乳房在晃来晃去,她爸爸轻轻她脱住抖动的乳房,轻轻把衣服在往下拉了拉,少霞的整个乳房就露在了空气里。
  此时的少霞也觉得很兴奋,轻轻靠在她爸爸怀里,吐气如兰,秀丽的长发洒落在双肩,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其中的一个乳房还握在她爸爸手里,任由她父亲的手把她们捏成各种形状,她们时而被父亲的五指捏成一团,时而被父亲拧住乳头猛力拉扯。乳晕慢慢在增大,乳头越发坚挺。

  她父亲低下头,含住了剩下的一个乳房,少女初长成的胸部就这样被侵犯了,少霞感觉到乳头被她父亲的牙齿轻轻咬住,此时的少霞只感觉到浑身酸软,少女的身子经不住这样的挑逗。

  少霞被她爸爸轻轻按倒在床上,父亲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少霞修长的双腿被分成八字形,裙子已经完全被父亲褪到了小肚子上,浓密的阴毛间露出那只有一条小缝隙的阴户。

  少霞嘴里当时还是说:「爸爸,不要太过分啊,爸爸,我是你女儿啊。」
  「少霞爸爸就在你口上弄几下,不会怎么样的,你放心啊。」他父亲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把头埋在了少霞的双腿根部。

  少霞当时也沈浸在了初次被人抚摩全身的快感之中了,更本不知道去抵抗一下父亲的侵犯,或许少霞也抵抗过,但是双腿间床来的另人如电般的感受另少霞更加顺从的叉开自己的两腿,搁着自己父亲的肩上,父亲的舌头已经舔了进去,那感觉就和父亲的舌头伸进嘴唇没什么两样了。

  下身已经泛滥了,不停的有黏液涌出,也粘满了父亲进进出出的手指,她爸爸还把黏液抹在少霞卷曲的阴毛上。

  父亲跪倒在少霞的双腿间,少霞的双腿被往两边分开高高的挂在父亲的双肩上,父亲一只手支撑着体重,一只手扶着鸡吧,慢慢在少霞门口磨蹭着,龟头上应该是粘满了少霞渗出的体液,那种散发着少女下身特有的气息。

  鸡吧在磨来磨去,少霞甚至能感觉到龟头已经顶开了自己的阴唇,被自己的阴户紧紧包裹着,阴道里淫水很充足,龟头几乎是刚刚顶破阴唇就顺势插了进去,一下子全跟尽没在了少霞的跟部,父亲的阴毛已经和少霞的阴毛贴在了一起。
  下身的一阵剧痛让少霞煞那间想起了什么,挣扎着想要推开她父亲,但是已经晚了,双手被父亲死死按在了头颈两侧,父亲的身体也压了上来,下身没有因此而分开,只有结合的更加紧了。

  少霞在父亲的身体底下无力的扭动,头向两边发疯似的转动,出汗了,汗水粘住了少霞的长发在脖子上,看上去更加另人心动。

  无助的反抗在慢慢减弱,少霞根本不是父亲的对手,少霞开始大声的喘气,他父亲也没有闲着,开始慢慢抽动肉棍,因为有充足的淫水,抽动并不困难,肉棍出来,再进去,周而复始,一下没一下的忽然插到底,弄的少霞随之「啊,啊」的叫出声来。

  少女修长的双腿已经掉了下来,软软的垂在父亲大腿两侧,她爸爸直起身来,抓住少霞的两个小腿,往少霞脸的地方压,膝盖快碰到少霞的脸了,少霞的屁股就翘的更加高了,阴户往上鼓起。整个少女的私处完全暴露在父亲的视觉下,肉棍在女儿的身体里滑进滑出,被女儿紧紧包裹住的感觉一定很爽,以至于她爸爸嘴里也要咿咿呀呀的发出些声响来。

  随着疼痛感的淡弱,无助的少霞也慢慢开始感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禁闭的双唇被活生生的撑开,被挤入,少霞任由她父亲的胡来。

  少霞开始随着父亲的抽动发出声音,少女柔弱的身躯在父亲的身下扭动着,床事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她父亲实在太陶醉在蹂躏自己亲身女儿的感觉中,鸡吧连着抖动几次,一大泡精液就射进了少霞的阴道深处……

  这次半带强奸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事后少霞哭了,她爸爸也很内疚,哄了少霞很久,但是又能怎样,父亲还是父亲,女儿还是女儿,虽然乱伦了,但是少霞还是要叫他爸爸,少霞也很爱他爸爸,也没有过多的责怪她父亲,这直接的结果就是少霞的父亲经常和少霞发生关系,少霞每次都有吃药,所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以外,如果不是这次我偷看她日记,又怎会知道少霞这么早就被开苞了,而且还是给自己的亲身父亲插入的。

  看了这么多,其实我并不是很愤怒,更多的是惊讶和刺激,原来女友被自己父亲凌辱也能激发自己这么多快感的,关起日记,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我想我会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依然那样爱我的少霞。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