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不伦之爱三部曲】
【不伦之爱三部曲】


   我今年29岁,让我来叙述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还在谈恋爱的时候的事情。

  宜文的妈妈(雯希)和她老公(我的丈人)相处得并不好,打从我认识宜文以来,她们都是处在分居的状态。

  雯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虽然40几岁的年龄使她的身材有些变形,但这一切都无法遮住她那中年女人的韵味。

  这是发生在约3年前的事情。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宜文晚上自己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却没跟我说。我下了班以后按照惯例到她家去找她。到了她家,我按了很久的门铃都没人应,过了大约5分钟,本来想要离开,这时她家的门才打了开来。

  帮我开门的是宜文的妈妈,当她开门时身上是包着浴巾的,而看得出来她是从浴室里跑出来帮我开门的。

  我说:「伯母你好,我来找宜文(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

  雯希:「她今天去参加同学会了呀,她没跟你说吗?」

  「喔,好吧,那我回去了,伯母再见!」

  「你吃饭了没有?」她问:「没吃的话进来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等会儿我洗完澡随便炒几个菜一起吃吧。」

  「谢谢!」

  于是我就进了门,而雯希进了浴室继续去洗她未洗完的澡。

  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着看着,突然有一股想要偷窥的意念。因为浴室里面一直都有水声,所以我断定她要洗完还要一段时间。于是就轻轻的跑到浴室门口,从浴室门下的通风口向里看。

  当我把头低下,并把眼睛靠近通风口的时候,我的心简直都快跳出来了。而当我看到雯希那美丽的胴体时,我才发现宜文的身材是遗传自她妈妈,但是雯希又多了一些宜文所没有的气质。我看得目瞪口呆,而我的弟弟也很自然的涨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发现她已经快洗好了,于是我又赶紧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电视。但是我那肿胀的弟弟依旧没有消下去,而且因为分泌物的关系,也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一块,让我觉得非常不自在。

  过了约莫半小时的时间,雯希炒好了三道菜,于是我们就上了饭桌开始了晚餐。雯希洗完澡以后穿的是一件白色T恤和一件长裙,因为没有戴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过T恤看到她那两粒黑黑的乳头。我边吃饭边偷看她的乳头,而我的弟弟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硬变大了。

  宜文她家有吃饭的时候喝点小酒的习惯,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因为雯希的酒量不好,所以喝了两杯白葡萄酒后,她的脸色已经红得像一个苹果一样。我想因为喝了酒的关系,雯希一直嚷嚷着好热。当她又喝下了两杯以后,就开始向我叙述她对她老公不满的地方,以及她老公背着她在外面养女人的事。

  「小成,你认识我们家宜文也好多年了吧?」

  「嗯,大概有4年了」我说。

  「唉,看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我真的很欣慰也很羡慕。」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喝了一口白酒后说:「我在你们这年龄的时候和你伯父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只是那忘恩负义的东西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我实在是气不过这口气,但是你也知道,以我的社会地位让人家知道我离了婚实在不好,所以我们只好分居了。唉!想想这几年来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你是不会了解寂寞是多么痛苦的事,尤其像我这种已经迈入中年的女人,唉!」她又叹了一口气,继续把杯中剩下的白酒喝下了肚。

  「伯母,我觉得你还很年轻啊!」因为喝了点酒,平常不擅言词的我也讲出这些平常绝不可能讲的话。

  「其实伯母依你现在的身材跟相貌,一般的年轻女孩子哪能比呀?一个人的气质是跟着她一辈子的,或许你的皮肤不像十来岁的小女生那么嫩,但是你的一举一动、言谈举止,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学来的。要是我再大一点,我一定会追求你的。」

  她笑了,而且可以看出是一种打从心底快乐的笑。

  「可是,女人上了年纪以后身体的某些地方是不能和年轻人比的。」她说。当她说完了这句,似乎觉得有些失言,于是就避开了我的眼神,又喝了一口。
  这句话使我们约维持了5分钟的沉默。我先拿起酒杯打开了僵局:「伯母,敬你一杯,希望你能永远青春、美丽。」

  「谢谢!」她又笑了。

  不知不觉,一瓶88年的白葡萄酒被我们喝乾了。这时她边起身边说:「小成,要不要再喝一杯呀?反正宜文要回来还早,再陪我喝一杯吧!你知道,伯母难得有机会可以这么放松。」说着她就往酒柜的方向走去。

  或许是因为不胜酒力的关系吧,她没走几步就差点倒在地上,还好我的动作快,接住了她。当我接住她的时候,她就倚靠在我的胸前,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所以我只好继续抱着她。

  她突然伸出了她的双手抱紧了我,并用她的嘴唇在我的耳边一直摩擦。我发现她的胸贴向我的胸膛,而且愈贴愈紧。我知道她想做什么,于是我轻轻抱起了她,走进了卧房。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一动也不动,眼睛闭着,等我去搂她。

  我脱掉了我的上衣,压在她的身上,轻轻舔了她的右耳一下,我可以感觉得到当我的嘴唇碰到她的耳朵时她身体的一阵颤动。我开始慢慢的亲她的嘴,而她也伸出了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相碰,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感觉。我的嘴不停的吻她,而她也不自主的开始喘了起来,而且呼吸声愈来愈大。

  我的双手一手抱着她的脖子,一手抚摸着她那丰满的双乳。摸着摸着,我的手又向她的阴部进攻。当我隔着内裤碰到她的阴部时,发现她的内裤早就湿了一大片,我慢慢的把手放入内裤内,而她的喘息声也愈来愈大。我索性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也把她的上衣脱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而我的头部慢慢的滑向她的阴部,我舔了她的大阴唇、小阴唇,进一步把舌头深入了阴道内,她开始叫出了声音。起初是很压抑的,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声音愈来愈大。她的阴道的分泌物愈来愈多,那种酸中带咸的味道是我所嚐过的最好的味道,也是量最多的一次。

  或许是因为积压了几年的性欲终于可以获得解放的关系吧,她的屁股开始随着我舌头的蠕动而扭动。我边舔着她的阴道,边脱掉了我的裤子,当我那雄伟的阴茎正式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我从她的嘴角里看到一丝快乐,就像小朋友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时的感觉一样。

  她的手慢慢的滑像我的阴茎,轻轻的碰了它一下,我对着她微笑,说:「伯母,你还记得怎么让男人快乐吗?」

  她笑着瞪了我一眼:「你要试试吗?」

  「嗯。」我轻轻的回了她一句。

  经验丰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她的手对我的阴茎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感到无法言喻的快感,我不知不觉中也哼出了声音。或许是我的声音使然,她的动作变得更加积极,最后她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龟头,并轻轻的上下滑动。她的舌头在嘴吧里一直打转,头部一直上下抽动,我的呻吟愈来愈大声,而她的动作愈来愈用力。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手扶起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用力的插了进去。她大叫了一声「啊!」紧接着就是呻吟:「喔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啊!」

  「伯母,舒服吗?爽吗?我的动作还可以吗?」

  她没有回我的话,继续在呻吟。

  不一会儿,她大叫了一声,全身紧绷了约3秒钟以后,整个人都软下来了。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她的嘴角里还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

  「小成,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久都没有这样过了,你太厉害了。现在换我来为你服务吧!」

  说着说着,她坐了起来,用手扶着我那依然肿胀的阴茎,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内,开始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上下抽动,而她的阴道也不停的收缩着来夹住我的阴茎。她愈动愈快,一手摸着我的胸膛,一手抚摸着她的右乳,我又开始呻吟起来了,而她也在呻吟。

  我感觉得到我的阴茎变得愈来愈硬,而渐渐地,有一股酥痒感从阴茎底部传来……我射了,而我发现她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她全身酥软的躺了下来,头靠在我的胸膛,说:「小成,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再一次享受性爱的乐趣。」

  「伯母,如果以后你还想的话,我随时都愿意为你服务的。」

  「小成,以后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伯母?」

  「好,那我以后就直接叫你雯希了。」

  「谢谢。」

  自此以后,我常常和雯希做爱。

  去年3月,我和宜文结了婚,并和她妈住在一起。但我和雯希的之间的禁忌的游戏一直都没停过,我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做爱,即使宜文在家,只要她没注意时我们都会找机会互相抚摸或口交。有时在厨房、有时在阳台、甚至在厕所。
  也因为这样,自从我和宜文结了婚以后,除了月经期,雯希就再也没有在里家穿过内裤,以便随时可以和我享受不伦之乐。


               第二部

  我今年22岁,家里有爸妈及一个姊姊。爸妈因为感情不好,所以从5─6年前开始就分居,只是还没有离婚罢了。我的姊姊叫宜文,去年嫁给了一个电脑工程师,他叫志成,也就是我的姊夫,我们家人都叫他小成。姊姊跟姊夫结了婚以后就跟妈妈住在一起,而我呢,因为学业的关系目前在新竹租房子住,只有在周末时会回到台北跟妈妈及姊姊住。

  在6月的某一个周末,我依惯例回到了台北。那天晚上,因为正值夏天,天气烦热,所以我在房间里关着门吹着冷气看电视。姊姊去参加同学会还没回来,而妈妈正在厨房为我和姊夫准备晚餐。

  看了约末一个小时的电视,因为口渴,走出了房门到厨房去找水喝。到了厨房,瓦斯炉上还有一锅汤正在滚着,但是妈妈并不在厨房,倒了一杯水以后,走回客厅也没有看到妈妈,而且姊夫也不见了。在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呻吟声,好像是从后面的阳台传来的。

  当我轻声走到窗边看到了妈妈和姊夫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妈妈正在为姊夫口交。她一手抓住姊夫的阴茎,嘴巴含着那巨大的阴茎,前前后后的移动着,一手正放在内裤内做摩擦的动作,同时脸上还带着一斯满足的表情。而姊夫则闭着双眼,双手正在揉搓妈妈的双乳,可以看出正在享受着无比的快感。
  我完全呆住了,我的心跳变得愈来愈快,而我的阴茎也在不知不觉中勃起来了。虽然我内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阻止他们,但我却没有那样做,或许是因为害怕,也或许是因为我正在享受着这个景像。

  接下来,换做姊夫帮妈妈口交,妈妈坐在洗衣机上面,内裤早已脱下,而姊夫正把他的头埋在妈妈的阴户上,妈妈闭着眼正在享受着身体的快感。也不知为什么,妈妈突然睁开了眼,而她的目光刚好和我的目光相对,我发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于是我马上回到了房间里去。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后,妈妈叫我吃饭。到了餐厅,我一言不发,妈妈也不说话,只有不知情的姊夫一直在夸妈妈做的菜好吃。我呼噜呼噜把饭吃完,就回到了房间里去了。

  当晚,我一直都无法入睡,妈妈和姊夫口交的画面一直在我眼前出现。除了在A片之外,我未曾看过真正的女体,而我所看到的第一个女体竟然是我妈妈,而且妈妈和姊夫竟然在口交。我的心里非常的矛盾,一方面觉得妈妈的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的,但另一方面我的阴茎整晚都处在勃起的状态,而且有一股莫名的性奋。

  到了深夜,姊姊跟姊夫早已到楼上睡了,但是我依然无法入睡,大概到了半夜两点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敲我房间的门。

  「小健,睡了吗?妈妈有话想跟你谈谈。」原来是妈妈。

  「请进!」

  妈妈进了房间,保持了一会儿的沉默,她终于开口了:「我想,我和你姊夫的事情你都已看到了,你会不会怪我?」

  我依然沉默不语。

  「唉!我和你爸爸分居已经快六年了,这五、六年来妈妈真的过得好苦。你已经二十多岁了,我也不瞒你说,妈妈真的需要男人的爱,女人一天没有男人,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但是以我跟你爸爸目前的社会地位,我们实在没办法离婚。今天发生这种事情妈妈心里也很矛盾,毕竟小成是我的女婿呀。虽然有过很多次想结束这种不伦之爱的念头,但是妈妈的身体太不争气,就是没有办法忍受寂寞。小健你能了解妈妈的感受吗?」

  我依然不发一语,妈妈继续说: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太大的打击。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保持这个秘密,毕竟你姊姊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虽然你姊夫跟我有不正常的关系,但是他还是爱你姊姊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而使他们的婚姻破裂,你能答应我吗?」

  我点了点头。

  「谢谢你!妈妈以后会尽量克制自己的,最好是不要再有这些事情发生,身体寂寞也只好忍一忍,唉……」

  这时妈妈突然注意到我那勃起的阴茎,她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过了一会儿,他乾咳了一声,说道:「妈妈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诚实的回答我。」

  「妈,你问吧!」我说。

  「你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你还是个处男吗?」妈妈有一点迟疑的问道。

  「嗯……」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今天看到妈妈和姊夫在那个的时候,有什么感想?」妈妈语带颤抖的问着。

  「喔……那个……」我实在没有勇气说。

  「你不是答应了妈妈要说实话吗?没关系,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性奋?」

  我点了点头。

  这时妈妈才松了一口气似的说:「妈妈注意到了你的那里一直处在勃起的状态。没关系,都二十几岁的人了,也难免有那一方面的需要的,我会怪你的。」
  妈妈继续说:「嗯……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嗯……你为什么会性奋呢?」妈妈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嗯……因为……嗯……」

  妈妈看出我的迟疑,于是便说:「没关系,不想说就别说了,妈妈不会逼你的。」

  「不是的,妈!我……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嗯……我只是觉得妈妈真的很漂亮。」我鼓足了勇气把话说了出来。

  妈妈轻声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妈妈很高兴!好啦,时候不早了,赶快睡吧!」说完,妈妈轻轻的吻了我的脸颊后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妈妈离开了我的房间后我依然不能入睡,肿胀的阴茎也依然没有消下。我只好用我的双手解决了我的欲望,但是我在自慰时想到的都是妈妈的胴体,及妈妈在替姊夫口交时的表情。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几乎每天都想着妈妈的身体自慰,而且有时还要一天好几次。

  考完了期末考,又是一个漫长的暑假。8月初的时候,姊姊跟姊夫请了休假去东南亚渡假去了,家里只剩下妈妈跟我两个人。自从那一天晚上以后,妈妈没有再找我谈有关6月的那些事情,而且他也好像已经结束了跟姊夫之间的不伦之爱。但是,妈妈似乎也变得比较沉默了。甚至有时终日都说不上几句话,晚上经过妈妈的房间也常常可以听到她的叹息声。

  我实在很难过,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妈妈变得不快乐了?若是我在当天没有偷看的话,妈妈会不会过得比较快乐一点?我是不是有义务要让妈妈过得快乐一点呢?」每当想到这点,我的阴茎就会不知不觉的勃起,而且总是在数次的幻想与自慰之后才能入睡。

  那一天晚上,是姊姊他们去东南亚的第4天。吃完了晚饭,因为没事,所以家里很快的就熄灯了。我躺在床上,眼前又浮起妈妈的影像,而我的阴茎又勃起了,我边套弄着我的阴茎边想:「再过两天他们就会回来了,我若想要妈妈幸福也只有这两天的机会了。」但是想归想,总是提不起勇气来。

  当我射出了精水后本想可以睡了,结果没过多久,阴茎又勃起了。我实在无法入睡,于是就走到了妈妈的房门外,在门外依稀又听到了妈妈的叹息声。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敲了房门。

  「妈!你睡了吗?」

  「还没有,什么事?」

  「妈,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进来吧。」

  我推开了房门,看到妈妈穿着透明的睡衣躺在床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却忘了说话。妈妈发现了我的视线注意着他的身体时,并没有去刻意遮住它。
  「什么事啊?」

  我突然被她的话所惊醒,我走到了她的床边做了下来,说:「妈妈,我知道你最近过得很苦,我也知道自从那天晚上以后你也没有再跟姊夫那个。我实在很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你才过得这么不快乐,我实在很对不起你。」

  「傻孩子,别再说了,那本来就是不正常的关系。幸亏有你,我才能及时觉悟,没有使你姊姊的婚姻出问题,妈妈还要谢谢你替我保密呢!」妈妈微笑着看着我。

  「吗,不是的,我知道你很寂寞。自从那天以后,我每天都会想起你,我每天都要……」

  这时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而且他也注意到了我的阴茎竟然是勃起的。他看着我,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问道:「怎样?每天都怎样?」

  「每天都想……让你幸福!」

  妈妈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承认,于是就说:「妈已经很幸福啦,看你们都这么健康、快乐,我怎么会不幸福呢?」妈故意装作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她的脸已经有些红了起来。

  「我不是说那种幸福啦,我是说……我是说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我鼓足了勇气,向妈妈吐露了我积藏已久的心声。

  妈妈并没有做出很惊讶的表情,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孩子,你要知道我们是母子,我们不能有超出母子关系以外的关系。妈妈过去做错了事,这并不是说妈妈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妈妈因为一时踏入误途,和你姊夫发生了关系,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做错了。你了解吗,小健?」

  我的心有些急了,说道:「不是的,妈!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在叹气,我知道你还是不能忘记和姊夫之间的关系,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只有我能让你幸福,你难道不了解吗?」说着我掏出了我那肿胀已久的阴茎,又说:「妈,我是你生的,我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来自你的身体,我想要再回到你的身体里面,我想要让你幸福!」

  当妈妈看到我那肿胀的阴茎时,他那坚决的意志似乎也有所动摇,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注视着我的阴茎。我忍不住扑向了妈妈的身体,抱住了她,妈妈并没有抵抗。

  我开始亲吻着妈妈的脸颊,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及阴部,妈妈发出轻轻的呻吟。或许是因为太紧张的关系,我粗鲁的动作似乎弄痛了她,她皱了一下眉头,用手扶起了我的头,对我说:「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让妈妈来教你。」
  我像婴儿般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首先,你的动作必须要温柔,不可以太粗暴。」

  我又点了点头。

  「现在轻轻的帮妈妈把睡衣脱掉。」

  我照做了。

  「再来你要用你的双手轻轻的爱抚这里。」说着,她将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用你的嘴吸这里,记得要轻轻的,不可以太用力。」

  我按照她的意思,用我的嘴巴轻轻的吸着她的乳头。那是一种我所熟悉的感觉,我似乎又回到了婴儿时期,当我吸着妈妈的乳头时有着无比的满足感。妈妈似乎因为我的温柔,开始有了反应,她的脖子向后仰,双手放在我的头上,嘴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

  我受到了鼓舞,于是将右手滑向妈妈的阴部,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阴蒂(我想那应该是阴蒂吧)。妈妈的呻吟声愈来愈明显,而且她的下体也随着我的抚摸开始摇动。

  「现在,我要你用你的舌头来……舔妈妈的那里。」妈妈好不容易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而且看得出他是处在极度害羞的状态。

  妈妈脱下了她的内裤,自己闻了一下内裤的味道,他似乎非常惊讶于她的内裤可以湿得如此的厉害。他又张开了双腿,并用她的双手再次扶着我的头部,慢慢的将我的头滑向了她的阴部。

  当我第一次闻到从妈妈的阴部发出的气味时,我全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那是我从未闻过的味道,它是那么的迷人、也那么的醉人,我忍不住伸出了我的舌头,开始舔舐着她的大阴唇、小阴唇及她的阴道。那里的味道比我想像的还要好,那种酸里带咸的味道比我在这一生所吃过的任何一种美食都要美味。

  我愈舔愈性奋、愈舔愈激动,而妈妈也因为我卖力的演出而开始激烈的摇动着她的下体,嘴巴里一直叫着「喔……喔……喔……」并带着浓厚的喘息声。
  突然间,我感觉到有大量的液体从妈妈的阴道里流了出来,而妈妈全身的肌肉也僵硬了起来。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5秒钟,妈妈的身体才软了下来。我知道我让妈妈高潮了,我可以从她的嘴角看出她的满足。

  「小健,你让妈妈幸福了!瞧,你的阴茎已经涨得这么厉害了,真苦了它,让妈妈来为你服务吧!」说着,妈妈用她的右手轻轻抓起了我的阴茎,并轻轻的套弄着,我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

  没想到,妈妈突然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阴茎,开始上下的移动着她的头。我被妈妈的举动吓了一跳,我万万没想到妈妈竟然会为我口交,那种感觉是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

  妈妈也许是因为和姊夫有过丰富的经验,没有几分钟,我就达到了高潮,而且把我的精液全数射进妈妈的嘴巴里。

  我吓了一跳,怕妈妈会因为我将精液射在她的口中而感到厌恶,于是,我连忙说:「喔!妈对不起,因为太舒服而忘了把我的阴茎抽出来。」

  没想到妈妈竟然一口气吞下了我的精液,并对我微笑着说:「傻孩子,妈妈怎么会觉得脏呢。你的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任何一滴分泌物,对我来说都是宝贵的,我不但不会厌恶它,我还非常高兴我这一辈竟然有机会喝到我儿子的精液呢!」

  听到妈妈这么一说,我放心了,而且我的阴茎以竟然又硬了起来。妈似乎惊讶于我源源不断的精力,说:「果然是年轻人,不到5分钟又恢复了原貌。来,让妈妈教你怎么插入吧!」

  说着,妈妈张开了她的双腿,用手抓住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说道:「来,用力向前!」

  我照妈妈的话用力将我的阴茎向前顶,妈妈大叫了一声「啊!」我呆住了,我怕我伤害了妈妈。我的阴茎依然插在阴道内,但我没有进一步做抽插的动作。
  这时突然听到妈妈说:「好舒服,再来小健,好舒服,再让妈妈幸福吧!」这时我才知道,妈妈原来是因为太舒服而叫出来的,于是我开始抽动我的阴茎。
  那又是另一种我未曾经历过的感觉,当我的阴茎滑进那因淫水而润滑的阴道时,我似乎感觉到我的阴茎好像被妈妈的阴道吸了进去,每一次的抽插都让我感到彷佛置身于天堂般的快乐。我的动作变得愈来愈快,我的呼吸也变得愈来愈急促。而妈妈也随着我阴茎的动作摇动着她的下半身,嘴里不停的叫着:「啊……啊……」

  终于,我又高潮了,而妈妈也在我射精的那一煞那达到了高潮。我们俩的身体紧绷了数秒钟后,双双软了下来。我的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内,没有拔出来。而我的嘴已经贴上了妈妈的嘴唇,我们热烈的亲吻着,早已把母子乱伦的罪恶感抛在脑后。

  过了不知道多久,妈妈先开口说话了:「小健,妈妈现在已是你的人了,我不敢要求你将来要对我怎样,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将来你娶了老婆以后可不要忘了我,可以的话也常常让妈妈幸福好吗?」
  我笑了:「妈,放心,有了你,我不会再去找其他的人了,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有了你我不可能再看上别的女人。我要娶你,我要让你幸福一辈子!」
  妈笑了,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直到天明。
  在接下来的一天当中,我们母子两个依然浸淫在母子乱伦的快感之中。
  后来,我和妈妈决定搬出来,不再和姊姊他们一起住,一方面是怕妈妈跟姊夫再发生关系,另一方面也方便我和妈妈做爱。

  我们搬了新家以后就开始过着真正夫妻般的生活。

  又过了几年,妈妈怀孕了。我知道在这里妈妈是不能生下这孩子的,于是我跟妈妈决定移民到国外,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

  现在,我和我的太太雯希──也就是我妈,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对了,还有之前雯希所怀的小孩,因为是近亲婚姻,所以在胎儿时期就发现有严重的身体缺陷,于是在怀孕5个月的时候就把他拿掉了。自从那次以后,我们都会做好避孕措施,以免再发生让雯希受苦挨刀的事情。


               第三部

  这是不伦之爱的另一篇,我试着透过不同当事人的角度来描述同一件故事,因此就把这整篇故事叫做「不伦之爱三部曲」吧!
**********************************************************************

  我叫李雯希,今年已经45岁了。我有一个丈夫,我和他因为感情不好,所以目前处在分居状态。我们育有一男一女,大女儿叫宜文,小儿子叫小健,目前都和我一起住。

  我之所以和我丈夫分居是因为我老公几年前的一件外遇事件,那个女的叫雅韵,是我丈夫的学生。起初,因为我对这女孩的印象也不错,所以常会请他来我们家吃饭,后来我就乾脆请他当小健的家教老师。哪知道我那色心的老公竟然和她发生了师生恋,而好死不死,这件事却被我亲眼目睹到。

  那是发生在几年前的事情,一天我带着宜文和小健到我娘家去看我妈,本来他也要和我们一起去,但是因为学校的事忙不完所以只好作罢。但是因为我忘了通知雅韵当天不用来了,所以她依惯例在七点钟就到了我家。不用说,家里当然没人,只有我老公在赶他的功课。

  本来雅韵看到小健不在,就要回去的,可是我老公却用一起吃晚餐的藉口将他留了下来。后来也不知是怎么发展的,当我因事先回到家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他们两个在床上做那种事情。当他们发现我回到家时,雅韵慌张的穿起了衣服就往外跑,我也没有拦住他。但是我实在气不过我的老公,于是我们就分居了。我们之所以没有正式离婚,是因为我和她的社会地位使然。

  后来我和两个子女住在一起,而他好像和雅韵同居了。

  女人没有男人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也不记得有多少夜晚因为身体的孤寂而无法入睡。而自从和她分居了以后,我却不知不觉养成了自慰的习惯,起初只是用我的手去摩擦我的阴部和乳房,后来慢慢开始使用一些器具来宣泄我的性欲。
  一天,宜文打电话回来说要带他男朋友回家吃饭。他和这个男的交往已经快一年了,但是我们从来都没见过面。当天,我花了好多功夫,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等他们回来。

  大概在七点左右吧,他们到家了。当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叫志成的年轻人时,我大概有10秒钟的没出任何声音,也忘了打招呼,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因为他是那么的帅、那么的英俊,他就是我年轻时所响往的白马王子型。

  「妈,这是志成;这是我妈。」

  「伯母你好!」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欢迎欢迎,请进!」

  整个晚餐时间,我们谈得非常愉快。

  到了大约10点多的时候,志成才离开了。

  当晚,我又因为寂寞而睡不着。于是又拿出我的器具,慢慢的开始摩擦着我的阴部。但是在我自慰的当中,志成的影像一直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知不觉中开始幻想和他亲吻,幻想着他抚摸我的身体、舔我的下体。

  我的身体变得愈来愈热,我拿起了器具,想像着那是志成的阴茎,我开始吸它、舔它,最后我把它插入我的阴道内。我愈戳愈用力,愈戳愈性奋,我想像着和志成性交,想像着被他插入。

  我愈动愈快……愈动愈快……终于,我高潮了,而且流出了大量的淫水。我的身体慢慢的从僵硬回到柔软,这时心里有一种罪恶感慢慢的产生。

  「他是宜文的男朋友,我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心想着,但是在我心中的另一个角落似乎对这种禁忌感到刺激。

  接下来的无数个夜晚,我都是想着志成来自慰,慢慢的我开始发现我竟然在享受着这种不伦之恋的性幻想。

  后来,在某一个机会,我和志成发生了性关系。自从那次以后,只要宜文不在,我都会和志成做爱。

  后来,志成跟宜文结了婚,而跟我住在一起。我和志成只要一有机会就会互相抚摸、口交,甚至做爱。为了时效性,除了经期之外,在家里我不再穿内裤,每天都只穿一件长裙,以方便随时做爱。我每天都会期待宜文洗澡的时间,因为只有那时候我们两个才能尽情的做爱。

  若是哪一天宜文回来得晚,我们就会边做菜边口交。通常是我在做菜,而志成在背后翻起我的裙子舔我的下体。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们之间一直都享受着这种不伦之爱。直到有一天,当我和志成在阳台口交时被我的儿子小健瞧见,我的人生才有了重大的改变。

  那天晚上,当我和志成正在阳台享受口交乐趣的时候,不慎被小健瞧见了。当时他并没有阻止我们,志成也没有看到他。当晚,一直到深夜我都无法入睡,于是我鼓起了勇气,走到小健的房门外,轻轻敲了他的房门:「小健,睡了吗?妈有些话想跟你说。」

  「请进。」

  当我进入小健的房间时,我一眼就看到他的阴茎是处在勃起的状态,我惊讶于小健的巨大的阴茎,害我一时讲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说:「小健……我和你姊夫的事情你都已看到了,你会不会怪妈妈?」

  小健没有说话,我又说:「今天发生这种事情妈妈心里也很矛盾,毕竟小成是我的女婿呀。这只能怪妈妈的身体太不争气,因为没有办法忍受寂寞。小健,你能了解妈妈的感受吗?」

  他依然不发一语,我继续说: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太大的打击。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保持这个秘密,毕竟你姊姊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虽然你姊夫跟我有不正常的关系,但是他还是爱你姊姊的,我不希望因为我而使他们的婚姻破裂,你能答应我吗?」

  小健点了点头。

  「谢谢你!妈妈以后会尽量克制自己的,唉……」

  我忍不住又向小健那勃起的阴茎处偷看了一眼,我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身体也有些发热。我心想:「小健的阴茎是不是因为看到我的裸体而勃起的呢?」

  我心中开始对这件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刺激,于是我问道:「妈妈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希望你诚实的回答我。」

  「妈你问吧!」

  「你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你还是个处男吗?」我鼓起了勇气,好不容易才把这几个字吐了出来,这时我的心跳变得更加快速,阴道里似乎也有一些分泌物流了出来。

  「嗯……」小健只点了点了点头。

  「你今天看到妈妈和姊夫在那个的时候有什么感想?」我语带颤抖的问着。
  「喔……那个……」

  「你不是答应了妈妈要说实话吗?没关系,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性奋?」我更进一步向我的儿子进攻。

  他点了点头。

  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妈妈早就注意到了你的那里一直处在勃起的状态。没关系,都二十几岁人了,也难免有那一方面的需要,我不会怪你的。」我强忍着心中的性奋和欲火继续说:「嗯……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嗯……你为什么会性奋呢?」

  「我……嗯……因为……嗯……」小健有些迟疑,也有些退缩。

  「没关系,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不会逼你的。」

  「不是的,妈!我……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嗯……我只是觉得妈妈真的很漂亮。」

  我笑了,我看得出小健对我的身体的渴望。

  「我知道了,妈妈很高兴!好啦,时候不早了,赶快睡吧!」我强忍着我的欲火,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后就走出了房间。

  我回到房间后,就直接脱掉了我所有的衣服,我开始自慰,想像着我那宝贝儿子的巨大阴茎。我的手不停的搓揉着我的乳房及阴蒂,幻想着和儿子做爱,终于我达到高潮了。当晚,我就这样不停的自慰,也不知达到了多少次的高潮,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自从那晚以后,我对小健的身体开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次在洗她的内裤前都会拿起她的内裤舔他一番,或放在我的胯下,回到房间自慰一番再帮他洗。
  于是,我愈来愈想和我的儿子做爱。有时当宜文和志成都不在的时候,我会故意穿着很透明的衣服在客厅走来走去。洗完澡也常常只穿着浴袍不穿内裤在客厅坐着,装作不经意的张开大腿让小健偷窥。每一次我都会发现小健的裤子会高高的挺起,而我也因此得到快感。

  有时小健会忍不住冲到浴室去,这时我都会偷偷的窥看他自慰,一直到他那白色的精液喷得到处都是为止。

  后来我发现小健对我的内裤也感兴趣,尤其是我穿过的。于是我开始故意把我换下的内裤留在浴室中,而小健也总是等我洗好澡已后才去洗澡,以便亲近我的内裤及我的分泌物。

  就这样,我和儿子之间的心理乱伦持续了约半年。

  有一天,宜文和志成请了长假到东南亚去旅行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小健两个。于是我在家里的作为变得更露骨,有时换衣服时故意不把门关好,让小健偷看,为得就是要引诱儿子和我做爱。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还记得那是宜文他们去东南亚的第4天晚上,我和小健吃完了晚饭就回房。躺在床上,为了想再给小健一个机会,我换上了刚买的低胸透明性感睡衣。
  “小健会不会来呢?”我暗自想道,两腿之间又开始阵阵骚痒。突然,我听见了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我的心莫名其妙的一阵激动:“是小健来了,他毕竟没有辜负我的一番心意。”为了让小健坚定信心,我故意轻轻叹了一口气。
  过了有几分钟,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妈!你睡了吗?」

  「还没有,什么事?」

  「妈,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进来吧。」

  小健推开了房门,目光立刻集中到我接近于裸体的胴体上,我故意装作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随口问道:「什么事啊?」

  小健走到我的床边坐了下来,我立刻闻到了一股精液的味道,看来他是刚刚手淫完才过来。小健向我道歉说,他很对不起我,因为他让我过得很不快乐。
  「妈妈!我每天都想……让你幸福!」小健突然说道,我眼角的馀光已经发现他的阴茎高高勃起。

  我故意装作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妈已经很幸福啦,看你们都这么健康、快乐,我怎么会不幸福呢?」

  「我不是说那种幸福啦,我是说……我是说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小健说完立刻掏出了他那那肿胀已久的阴茎:「妈,我是你生的,我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来自你的身体,我想要再回到你的身体里面,我想要让你幸福!」

  他猛地扑向我的身体,抱住了我,开始亲吻我的脸颊、用手抚摸着我的乳房及阴部。我发出轻轻的呻吟,感受着如潮水般汹涌而至的快感。

  我知道小健还是童男子,就笑着对他说:「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让妈妈来教你。」就在这一瞬间,我彷佛又看到了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我教的小男孩,我的亲生儿子──小健。

  「首先,你的动作必须要温柔,不可以太粗暴。」

  小健点了点头。

  「现在轻轻的帮妈妈把睡衣脱掉。」

  小健又照做了。

  「再来你要用你的双手轻轻的爱抚这里。」说着,我将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用你的嘴吸这里,记得要轻轻的,不可以太用力。」

  他按照我的意思,用嘴巴轻轻的吸着我的乳头。那是一种我所熟悉的感觉,我似乎又回到了小健还是婴儿的时侯。我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脖子向后仰着,从嘴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这是对小健举动的无声鼓励,小健兴奋的将右手滑向我的阴部,隔着内裤摩擦着我的阴蒂。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我的身体开始随着他的抚摸摇动,而我的呻吟声也愈来愈大声。

  「现在,我要你用你的舌头来……舔妈妈的那里。」我娇羞的喘息着,好不容易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当小健照我的吩咐去做时,我感觉到有大量的液体从阴道里流出,而全身的肌肉也僵硬了起来。我拿起小健脱下的内裤,嗅到了上面那淫荡的气味。突然之间,我觉得这半年来所受的委屈和此时的快乐比起来,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我的儿子──小健,和我关系最最亲密的男性,我们之间的地位在这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仅仅是母子,而代之以更为亲密的男女之间的密切联系。小健,他……长大了,而知道他身体这隐秘的变化的,是我这个母亲,而不是其他什么不相干的女人。

  『我是我儿子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我高兴而又害羞的想,我喜欢这种关系。

  「小健,你让妈妈幸福了!瞧,你的阴茎已经涨得这么厉害了,真苦了它,让妈妈来为你服务吧!」

  我突然想要为我的亲爱的小爱人做完全的服务,我抓住他的阴茎,并轻轻的套弄着,随后用我的小口含住了小健的阴茎,上下的移动着我的头为他做口交。听到小健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我心中充满了甜蜜。

  没有几分钟,小健就达到了高潮,浓烈的精液全数射进我的嘴巴里。这是我爱人的精液呐,我怎么可以浪费呢?我微笑着,一口气吞下了小健全部的精液。
  看到小健那害怕我责怪的眼神,我微笑着对他说:「傻孩子,妈妈怎么会觉得脏呢?你的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任何一滴分泌物,对我来说都是宝贵的,我不但不会厌恶它,我还非常高兴我这一辈竟然有机会喝到我儿子的精液呢!」
  听到我这么一说,小健的阴茎竟然又硬了起来。我又是惊讶,又是高兴,他那个死鬼爸爸,怎么抵得上小健的十分之一!我张开了我的双腿,用手抓住小健的阴茎,对准了我自己的阴道口,说道:「来,用力向前!妈妈教你怎么做!」
  小健真是聪明,他立刻就理会了我的意思。我们母子沉溺在不断涌现的高潮中,我不断的呻吟,小健则疯了一般猛烈的抽插。我忍不住叫道:「好舒服,再来!小健,好舒服,再让妈妈幸福吧!」

  听到我的鼓励,小健更加卖力的做活塞运动。终于,在数不清第几次的高潮中,我一声长嘶,喷射出了二十年前形成小健的生命种子,而小健也在我射精的那一煞那发射了。

  我们俩的身体紧绷了数秒钟后,双双软了下来。小健的阴茎依然插在我的阴道内没有拔出来,而我们的嘴唇紧紧贴在一齐,热烈的亲吻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娇羞的对小健说道:「小健,妈妈现在已是你的人了,我不敢要求你将来要对我怎样,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将来你娶了老婆以后可不要忘了我,可以的话也常常让妈妈幸福好吗?」
  小健爽然的笑了起来:「妈,放心。有了你,我不会再去找其他的人了,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有了你,我不可能再看上别的女人。我要娶你,我要让你幸福一辈子!」

  看着小健那足以令我信赖的真挚笑容,我体会到这十馀年来一直想要拥有、却从未得到的那种女人对爱情的安全感。我满足地搂着小健,就这样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直到天明。

  在接下来的一天以至于随后这许多年来,我们母子两个依然浸淫在母子乱伦的快感之中。在小健的强烈要求下,我和小健的爸爸秘密离婚,随后就移民到了国外,和小健过起了真正的夫妻般的生活。

  我再也没有收到宜文夫妇的消息,一心一意的伺候着我的丈夫小健,我非常想为他生个孩子,但是小健顾虑我的身体健康,严禁我做这种高龄产妇。在享受丈夫甜蜜的爱的关怀同时,我仍不时感到一丝遗憾。这,可说是我和小健美满的夫妻生活中唯一的一点小小的缺憾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