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120-123)【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120-123)【作者:通路】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0

  这边厢宾得到了经理们的肯定拿到的房子,转手就给林佩上交了钥匙。打从离开了学校交回了学校分的住房,宾就被迫切断了与红颜知己余杨的偶尔联系,心里一直有些许遗憾,这钥匙上交的也有点太快了,可遗憾解决不了问题,只有直面好好的守着林佩,好在这老婆越来越风骚又敏感,开始热衷于弥补以前的缺失。

  宾才开始准备新的业务,那边就有私人业务找上门来了。办公室通信员文奇是个会来事的人,第一次见宾是说两人是本家,叫宾本家哥以拉近关系。

  宾回到办公室单独作业务没多久,这天来找宾进门就改口叫宾教授哥,说知道宾原在文大人脉广,现在一个朋友的老婆报名考文大的夜校,想请宾给辅导一下,再在录取的时候打个招呼帮帮忙。宾只答应去招生办打听,辅导就没时间和精力,但可以介绍到补习班去免费磨磨枪上上光。打个电话了解一下夜校的情况,写个字条让他自己去办算是帮忙。

  过了两周早已忘掉此事的宾正在办公室准备新业务的资料,响起敲门声,「请进。」门一开文奇走进来,文奇笑着说,「教授哥,小雷特来拜见,快进来呀。」

  宾抬头僚一眼,看见是个瘦小,目光躲闪十分拘谨的女孩。再细看长的秀气漂亮,披肩长发配合脸型,眉眼鼻子长得十分合适,就是脸旁的长发更突出了嘴大。

  「你这又是哪出,乱喊什么。」开玩笑也就算了,这教授也是宾的心痛之处啊。

  「诶呀,教授哥,贵人多忘事!你忘了我请你帮忙小雷上文大夜校的事了。」
  「嗯,那不是办过了吗?」

  「小雷,噢,就是她,雷莺试是考完了,成绩应该还可以。这次她想请您看能不能带她去见见那些老师。」

  「我的小哥哥,小妹妹,这录取不认人看脸。好吧,要是不放心,把考生号再给我一下,我当面给你们打电话,只要不是差的太远,我保证。」

  「我信您,就是能再见见夜校办公室的人和老师吗?」女孩涨红着脸用蚊声说。

  宾没听清楚,「我有那么凶吗?小妹妹别害怕说话大点声,毕业没多久吧。你说谁?夜校的任河老师,这我得打听一下,我不认识夜校的人。」

  女孩笑了,露出红口白牙,「我是说夜校办公室的人,和上课的老师。我高中毕业五年了,孩子都有了。」

  宾这才想起文奇当时说的是朋友的老婆,爱学习就好。再看一眼这年轻秀气又漂亮的女人能是孩子的妈嘛?

  「嗯,当妈了还要上学提高,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约好,亲自带你去。这夜校的老师都是由文大的老师兼的,我跟办公室的人说好应该会帮到你。」

  文奇很知趣的打过招呼就关上门走了。雷莺不再害羞,坐下面带崇拜的看着宾打电话联系好,领着她重返文大,雷莺本人的成绩刚好在分数线上,从招生办到夜校办公室走了个遍。这倒真是宾在文大不多的求人帮忙,刚离开学校所托的事都被应承下来。

  「这下放心了吧,回去等录取吧。」

  雷莺十分感激宾这么认真帮忙,就此经常打短电话,偶尔还会悄悄的来找。
  宾知道了她在工厂资料室作管理员,有提高水平和拿文凭的压力,时间比较多,有一个快两岁的男孩,也听得出她的意思。

  雷莺年轻娇小漂亮,不可能出差去外地。可宾已开始切入业务,变得繁忙,在文市一有林佩,二没有地方,宾还是没有什么进一步的意思,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先吊着吧,直接拒绝太伤人。

  雷莺憋了许久只好自己往前,在宾出差错过了一段时间联系后,终于鼓足勇气在电话跟宾提出要把自己交给宾。宾顿了顿回答没地方想就此打住,雷莺马上在电话里说,

  「我有空房子,租给你不用付钱,你拿上钥匙,等你有空的时候是我过去。」
  这时候可以看出她是认真的,宾也只好先答应去看一下地点。见到雷莺时,可以看出她是刻意打扮了一下才来的,一脸欢喜的领宾来到离市三中不远三楼的一套一间小房子。

  「我们姐妹三个都是从三中毕业的,为我们上学方便,父母用家里对门的一小套换的。我姐和我毕业都没考上大学,就工作嫁人生孩子,我妹考上了外地的学校,这间就空着了,你可以租下来。」

  宾看了一下环境还不错,租个房子无伤大雅。

  「好啊,我们正式的签个租房合同,一年一付,是跟你父母签?」

  「你真要签呀,我不是那个意思。」

  「租就真租,一码归一码才方便安全。」

  雷莺听了眼睛一亮,周到而且是长期的。「好,我告诉他们,由我来签。」
  宾签完租约后,家里有钱,林佩也不是一个会过问的人。可还是悄悄的向马素贤申请两千块钱,马素贤眉毛一挑严肃地盯了宾一会,「地点和人名,干什么的。」

  「老姐,咱能不打听吗。」宾心里后悔这次又被看透了。

  「不行,我得知道是什么地方,什么人。你要瞒着不闻不问的人,她又不清楚你们到底有多少钱放在家。我知道你不想惹她生气,可你这么管不住自己,哪有不湿鞋的河边。走多夜路,总有一天会碰到鬼,万一我儿子的爹出事了,我得知道是谁干的。」

  「你怎么会这样想,没事了。」

  「没事你还不说!我马上打电话,合力对你实行经济封锁,限制人身自由。」
  宾拉住马素贤的点过来的手指,「好啦,我怕你了,我的老妈!」再一把抱住她的身体。

  马素贤试着挣开身体,「加一个字,我的老妈子。」

  宾没有松手,手从后背按在依旧圆润的丰臀上,嘴里说,

  「这点小事我为什么要跟你开口,我就该早早的把你送到湖东去。」

  「是我和儿子们!你现在敢回去跟爷爷提起湖东的房子和地吗?」

  马素贤终于抽出手试着去推开宾,可宾的手已伸进她的衣服强力从腰间光滑的皮肤向上朝乳房摸去,「还不是你的嘴太快瞎聊。」

  马素贤挣不开任由宾推开胸罩,手掌按在乳房上抓揉,手感细腻滑爽依旧,乳头摩在手心,宾的心里真有了再续衷肠的冲动,身边现有的女人放在一边,却费劲巴力的去勾这个引那个,还不知道结果如何,感觉好坏,这男人还真是喜欢偷呀。

  马素贤被摸的舒服的闭上眼睛,压抑已久的身体有了反应,举起双手想抱住宾。但是一转念坚决地拉出宾的手,阻止宾的进一步行动突破防线,整好衣服扶扶脸说,

  「好了,这四五年都挺过来了,不容易!不能废了武功。」

  又马上用手堵住宾的嘴里的话,

  「知道你又要说什么,我就是个傻瓜,就是不能越线,这样你们才会尊重我,有事找我商量,听我的话。」

  又半褒扬半贬损的加一句,「你我太清楚了,让你压在床上来几下,舔你脚指头的心都有。可只要我不跟你上床了,就能看透你,吃死你!钱你先拿着,给我一个星期。」

                121

  一个星期后,宾如约把一信封交给雷莺,接过信封「这么多!」

  「多出来的,帮着安张床布置一下。」

  「那做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不用,钥匙你先拿着我有点忙。」

  「还有我一定要等我老婆出差不在文市的时候才行。」

  「呃。」声音兴奋的发抖,终于有了定论。

  宾坚信女人只要有了信心就会潜力无限。当宾真的有机会和雷莺来到所租的房子,真要面对的时候,雷莺倒变得不好意思,有点语无伦次。

  「你真的看得上我?我想喝点酒,我忘买酒了。」

  宾看着房间里舒服的大床,沙发,镜子,布置得十分用心,只是被褥有点女性化。雷莺低着的头,羞红的脸,脚在地上蹭着,手也无所适从的搓着衣角。
  宾很随意的看着房间轻松的说,「把衣服脱了吧,过来。」

  她马上照办,脱光衣服后爬在宾身上,身材娇小的雷莺纤细匀称,身体和屁股上没有多余的肉,皮肤细腻滑爽,用手一抱又柔若无骨,感觉就像一个大孩子。
  雷莺娇涩害羞的蜷在宾的怀里,她尚且如此,怎么看也不像一个两岁孩子的妈,放在床上,全身皮肤白皙,拳头大小盈盈一握的柔软乳房算是最有肉的地方,握在手心把玩如丝绸般滑嫩,手感十足。光洁的腋窝,并不肥沃鼓突的阴阜上拇指大小的一片阴毛,肤色的平滑大阴唇肉蚌紧闭,看着也似还没有发育完全。过手的女人太多,宾早已抱着养眼欣赏,身体舒适,不去比较,或者仅仅是为满足虚荣心充数。

  毫无信心的雷莺低声说,「我太瘦了。」

  「没有啊,你呀是会长,既看不见肉,又摸不到骨,这乳房滑嫩柔软,哪像喂过奶的,嗯吧。」在乳房上亲个脆响。

  雷莺被说的脸都红,「你们文化人说话也这么粗鲁。」

  「文化人也是要吃五谷杂粮,离不开女人的奶子和笔。」

  宾嘴里说着粗俗的词语把雷莺压在身下,看着她害羞的偏着头闭着眼睛,用坚硬的粗长阴茎试探捅进阴道,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随口应的话还真给说着了!看似还没有准备好的雷莺,潜力无限,多水宽长的阴道一下就包容了宾的全部,倒让宾刮目相看,全无多数情况下开始捅进女人时都有的紧涩困难之感,大概一米五五的身材,倒有弹性十足够长的阴道,有可能是捡到宝了。

  雷莺在「咕唧」的水声中睁开双眼,又面带愧色的解释,

  「让你失望,水太多了,以前不这样,密友们都说水太多你们会觉得没意思。」
  可以看出她是在乎每一个细节,宾喜爱这种细致的人,

  宾对女人总是抱着鼓励和感激,「很好啊,别担心。我喜欢,很舒服,对我来说多数女人都太紧涩,太短,不够滑溜,这多轻松舒服。」

  「真的!」

  雷莺立刻被鼓励出信心,「你躺下,让我来伺候你。」

  说着就趴在宾的腿间,用大嘴毫无困难的吞入整条阳具喳去上面的水渍。宾的心里再次称奇,又是一个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地方,还真是有宝咧。雷莺看出宾赞赏的目光说,

  「这是我自己的水,都洗干净了好吃。」

  然后认真地用舌头上下左右的舔弄阴茎的每个细微之处。再用手握住阴茎,下巴支在床上用舌头一下下,再侧过头时快时慢,时紧时松,时上时下的舔弄整个阴囊。

  她不是第一个帮宾舔阴囊的女人,可她的舌头上好像有了按摩垫,带来的舒服令宾发出愉悦的呻吟。这样认真又全身心投入,不知疲倦的服务,宾十几年还真是没几次享受到。宾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舒服的打颤,雷莺马上就感觉到宾的反应,更加卖力自如的找寻敏感点。宾用手轻轻拍拍雷莺的头,

  「谢谢你,你舔得好舒服,我真的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留待以后细水长流,该是我们男人显示威力的时候了。」

  宾的赞赏让雷莺信心大增,这样的男人一定有过很多女人,能把自己这样一个平平常常的人夸到这种高度,应该不是客气,是真的有感而发。

  雷莺一看宾的动作就乖巧的趴好,塌下腰任由宾抓住不大的屁股,开始轻松的插入,龟头每次都可以轻触到到肉。宾在不断地发现这个年轻母亲的特点,雷莺的阴道里的水就像点滴细泉从不枯竭,她舒服的不断用手抓揉床单,摇晃着头发和身体,可是不发出呻吟之声,只有「咕唧」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伴随着宾的动作。

  宾在她的身上就像平缓的上坡,缓慢的累积阴茎的舒适。宾开始变换体位,抱起雷莺她的两腿像胳膊一样环抱住宾,头圈在宾的胸前,倒像是在被哄着睡觉,只是支撑着身体的坚硬阴茎在享受舒适的全方位按摩,按摩油恰好合适。

  宾心情大好托住大幅上下,身体和心灵的舒服到达顶点,爆发射出大股的精液,却不感到疲惫。

  雷莺渺渺的从厕所回来,睁大眼睛看着躺在床上的宾还是一柱擎天,柔软的手捂在嘴上,这也太夸张,是根本没有疲软还是又勃起了!宾从雷莺的眼神中读出了吃惊,

  「是你的身体搞得我很舒服,让我停不下来。」

  「真的,那我们再来?」

  「你先歇会。」

  「呃。」

  雷莺趴在宾身上,手还是忍不住轻轻的抚摸坚硬的阴茎。开始跟宾聊起她毕业没多久就奉子成婚,生完孩子后,家境变了,丈夫从开大车到调进局里给局长开小车,慢慢的回家的时间都晚了,少了。再讲起她的家人,朋友和同学,关于她们的婚姻生活和性。其中一个做生意的好朋友学会了吸毒,家人为了让她戒毒,把她送到外地的关起来。聊到这里雷莺的头挪下去,用嘴再次含住宾的鸡巴,
  「你等一下。」

  宾脸色严肃看着兴奋的大眼睛的问,「你有过吗!」

  雷莺看着宾怀疑的眼神,急了忙解释,「我见她第一次吸的时候,她就忍不住跟我,我都还没机会去试。真的!看着她那个样子,我也不敢学了。」

  「如果有就起来给我出去!」

  雷莺认真地点点头从龟头舔起,细致入微,认真负责地用舌尖反复扫过整条阴茎和阴囊,她已快速的掌握了宾的需求和喜好,让宾不能自拔。

  宾突然「啊」出声来,雷莺的舌尖在肛门周围轻扫,她感到小手里的鸡巴已变得怒不可遏,满意的起身用阴道坐进巨大坚硬中。

  她把这两项作为特色保留节目,每次都是全身心投入,做足功课。宾也把雷莺由一两次的情妇很快就升级到长期保留的红颜知己名单上很久,因为她不只是在床上才能与宾做这样缠绵轻松的交流。

  女为悦己者容,雷莺把这句话可以说发挥到了极致,她不仅每次都要在穿着和妆束上用功夫,还在取悦宾的身体上花心思。每次都来梅开二度,随着她的自信越来越高,还作出了许多她认为顺理成章的事,次次惊喜,这些都是后话。
  宾继续轻松愉快地复习着所有姿势,有些已久不使用都有些生疏了。猴子上树,老树盘根,观音坐莲,老汉推车,隔山打虎,倒挂金钟,不一而足。各种姿势身体轻巧柔软的雷莺都能应付自如,而且她的甬道和泉水就像装了智能控制,永远收放自如,不松不紧,舒服的程度都像设定好的一样,循序渐进让宾有取用不完精力,又不会让你脚软身疲,完事后就象一次按摩充电,身心愉快。

  宾浑身舒畅的去看望儿子,马素贤看着宾的神情生气的说,「你老婆对你不好吗!瘦小还是个孩子的妈,你怎么都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是个母的就能按倒爬上去,我真替林佩不值。」

  「我的老妈子,你总说最贵的不一定就是最好的。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这次还真是个宝,舒服。」

  马素贤气得当着保姆的面把宾推出家门。

                122

  宾开始去都市就近了解一级许可证市场,到了都市后一边了解出口,一边打电话给李少惠。电话里少惠平静的让宾到家里一趟,待宾应邀前来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房间厅里的黑纱相框和一女一男两个孩子手臂上的黑纱。两个孩子长得都很像他们的妈妈,李少惠把宾让着坐下平静的说,

  「半年前的一次车祸,他就这么走了,多少我有责任。我现在是心止如水,一心向佛,好好的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到时候我会对孩子们有个交代。有些事情现在不要问得太多,你怎么想不重要,有机会有时间来看看就好。」

  宾看着她认真的眼神点点头答应。

  羊绒和真丝当时都是一级许可证物资,手头有货源可没有许可证不能出口。
  两位经理提出由宾个人先去深入了解这项业务,看是否可以从某种程度上绕开许可证管理做这些业务,资金和运输上公司会帮助。经理们为求细致了解第一手的市场和商人,让宾去欧洲参观考察,大胆的决定随着琦云副总经理领队的小组到欧洲后,就按经理们事先安排好的,脱队单独在西德和意大利参访,这是违反外访规定的。

  小组出国前来到机场准备出关,看看时间还早就各自准备,宾无意中感到远处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抬头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再仔细的往远处细看,几个身材高挑穿制服的空姐吸引了宾的目光,熟悉的身影应该就在哪里。

  宾跟小组的其他人打过招呼走过去看,走到跟前眼睛一亮,是几年没见的周婧宜!停住脚步站在她身后,颇有兴趣的看着她和几个年纪明显比她年轻的空姐边聊天边布置着什么。一个面对宾的漂亮空姐发现宾在看着周婧宜想打招呼,周婧宜也注意到她的目光,回头白了一眼身后一身正装的男子,看来她经常遇到这种行人旅客的注目礼骚扰。突然她又转回来再看了一眼,抬起手背挡住嘴,十分吃惊地看见宾站在那里,宾用玩笑的口吻和大家打招呼,

  「各位美女好,从那么老远就看见一群仙女,跑过来一看还有一位熟悉的神仙姐姐,您一向可好,小生这厢有礼了。」

  周婧宜眼里有种受宠若惊,「哟,在这里碰见你了,我怎么没有看见你。」
  「您们在机场里,一般是不太注意我们这些凡人的。」

  宾边说边用手指着远处的同事,「我们公司的。」

  周婧宜用余光有点骄傲的扫着站在周围投来羡慕表情的年轻同事,略带夸张的声调,

  「这是专门来找我的嘛!」

  「当然,我都等了很久了。」

  周婧宜回头对同事说,「你们先过去吧。」。

  两人走到边上宾近距离细看着几年未见的典型东方美人,瓜子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直鼻梁,樱桃小嘴。纤细柔弱,略施粉黛的俏脸显出疲惫,有种楚楚可怜。

  「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漂亮,你飞国际航班了。」

  「是啊,带带她们飞美国,大概过一阵也就不飞了,你看她们多年轻,比不了了。你这是出国。」

  「是,去德国参观考察。我也离开学校了,对不起,我们的人在叫我了。你看刚碰上还没有聊两句,」

  「没关系,有缘就还会碰见,回国后再联系我,说不定你快一点去美国的话,还会遇上我们机组呢。」

  「好,回见。」

  宾伸手握握周婧宜细腻的小手,目送她离去,回到同事身边。琦云副总经理望着走远的身影调侃道,

  「我们的这个大能人倒还真是人缘挺好,那都能有几个熟人。」大家善意的笑笑整备行李出关。

  宾开始一个低调的研究市场,接触货源与外商,先了解这些货物和市场的特点。发现战乱的阿富汗,动乱的伊朗和中东,这些波斯商人对货源的需求颇为迫切。

  羊绒就是山羊身上那不到百分之一的贴近皮肤的细绒毛,是一种珍贵的纺织原料,国外称其为「纤维的钻石,」或者「软黄金。」

  山羊秋季长出来度过寒冬后春季就脱落了,每年春季是山羊脱毛之际,用特制的铁梳子从山羊躯体上抓取的绒毛,称为原绒。洗净的原绒经分梳,去除原绒中的粗毛,死毛和皮屑后得到的山羊绒,称为无毛绒。

  山羊绒有白、青、紫三种颜色,其中以白绒为最珍贵。中国无毛绒的质量标准分为5个等级,按含粗率及含杂率和长度指标进行分级,白绒和紫绒的分级标准亦有所不同。

  国内专业的羊绒出口公司就是躺在国家的许可证制度上的大爷,一个巴掌数的过来的专营出口公司各自割据一方,严格控制货源和出口渠道,别人修想插手。
  中国羊绒产量占世界的一大半,高等级的白色羊绒和一些青绒,紫绒完全掌握在指定的专业出口公司的手里,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压价收购,只是细水长流的卖给一些他们喜欢关系又好的商人,保证一年都有业务,经常找机会出国转一转。

  为了不把落选的羊绒卖给别的公司,宁可再掺回低等级羊绒或者原毛中,这个封闭的世界里浪费严重,导致成本大增。每年就那么些许可证,那么好的原材料互相竞争价格却不高,换汇成本居然与一般商品差不多,特定的商人一转手就赚几倍的价钱,多数国外进口商还拿不到货。

  当时国内的羊绒加工制品工艺粗制滥造品质很差,没什么市场。受出口许可证限制,不能出口的原绒,价格差很大,浪费也厉害。宾从中看到了商机,国外的二三等羊绒制品工艺精湛远比国内的高档,主要是轻薄好看的围巾和开司米上衣,价格还差不多是当时国人消费得起新型商品的。还有轻薄飘逸的羊绒大衣和西装,应该会有市场。

  国家为提高羊绒制品工艺,减少原材料出口,允许进口羊绒产品换取等量的羊绒出口,宾用青色和紫色的羊绒作为换货商品,就变成二级换货许可证,利用公司的自留外汇引入进口产品市场大好。

  宾为了开辟高级无毛绒的货源,了解到离文市不远大山的另一边有一片不大的牧场,山羊品种不错,应该有好羊绒。由于交通不便,运输路程太远,产量也不大,各羊绒专业公司还没有把触角伸到哪里。

  宾专门和公司的司机跑了一趟,历经千辛万苦拉回了一大车各等级羊绒。宾和司机回来后从不与人提起路上的经历,第二批两辆车是两个月后的夏天才把剩下的羊绒拉回来。

  林佩过一阵后听说些路上传闻回来问宾,宾以就是一趟出差,以后再不会去了搪塞过去,看着宾坚决不提林佩也就不再追究。

  高中低等级羊绒出口给了国外厂商更多的选择,马上就有了回馈,利用混等青色和紫色羊绒生产出了以前只有少量产品的羊绒大衣和西装,价格高到一千五到两千,运进国内导致流行和疯抢,各地还根本拿不够货,天天打电话坐等。人们都以有一件羊绒大衣或者一套羊绒西装为荣,对比当时高档的羊毛西装也就四五百一套。这样累积了大量的羊绒出口配额,手中的各等级,特别是高级白羊绒也就混着出口了。

  各出口公司每年都有出口创汇定额,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按比例留下自有外汇,当达到创汇额度后就会把外汇先截流再转到下一年的出口上,为拿到尽可能多的出口退税在成本核算上又会尽可能多的先摊进费用提高账面换汇成本。

  宾从单独做翘行的出口业务开始,所做的所有业务都没有立即出现在公司的账面上。宾为求必要时能全身而退,只是悄悄的把控渠道,宁可适当的减价也只做信用证出口,保证出口就收汇。不经手货款的资金转帐,不经手货物运输商检,不拿双方回扣,死扣价格和细节。几项相比可以做到出口价格合适,进货价格低,换汇成本与专业公司的一级许可证货物相当。确定了好的货源和出口合同,拿到信用证后相应的科室的几个人就会配合完成货款,商品检验,运输出口所有环节。
  公司为求低调稳妥,在几个主要地点悄悄的置办了房产,既方便安置多余的资金和贷款又提高了成本。

                123

  财会科长章爱莲,业务精湛,听话与经理配合度高,财校毕业没几年就成为科长,掌管公司的财政大权。面容分开看还不错,眼睛大而有神,看人的时候直白,时常眉目传情,鼻子高挺。见人总是三分笑,可问题就出在一嘴的鲍牙上,吻部突出破坏了脸型,一笑还露出大大的马牙实在不敢恭维,所有部件拼在一张脸上让人看了就想做检讨。可上帝十分公平,那身材前突后撅,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上身硕大沟深,下身丰润形圆,简直没得说。人们一见到她目光自然就往下瞄在性感令人遐想的身上,即使穿着衣服也是一尤物,赏心悦目,让人无法不去想象衣服里面的样子。

  公司里的人们有的是时间吹牛打屁,男人们在一起聊的话题很多,一聊起女人自然就会提起公司的女人,都为章爱莲可惜,可总经理的看法不一样,长的丑怎么了,上了床枕头一档身材好就行,那时候有几个人还看脸的,细想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宾到公司没多久为出差去财会科领差费,与章爱莲有了第一次见面,与众人一样宾的眼光马上就往下移到突出的胸和臀上,难怪人们要忍不住反复提起。
  公司出口货物走的是正常流程,进公司仓库然后储运科凭单办理出口运输,由仓库发货,外销与财会没有什么交集,两人甚少有机会单独碰面。林佩在文市宾也不会让自己有这样的机会。

  宾开始做羊绒业务后,为求保险买进的羊绒不被掉包掺假,不占压资金,所有羊绒业务都是出口所在地交割。先粗步确定货源,签合同拿到中期许可证后,货物仔细检验直接办理出口商检,陆续存入出口保税区仓库。羊绒这种高价商品的大额货款,又是低调的业务,多是章爱莲亲自凭单办理大额银行转账汇票,双方当面交割。

  章爱莲办完银行转账,来到大厅见到等在那里的宾。两人没作停留坐火车去都市准备乘飞机回文市,火车上短短几个小时就已表现出你有意我有情,一切皆有可能的暗示。

  两人下了火车默契轻松的来到公司在这里的公寓,关上门开始相互的期盼。
  章爱莲清楚自己的优缺点,把纱巾对折成三角遮在脸上,只露出眼睛跳起肚皮舞,缓慢的脱去衣物。随着身体的呈现,宾心里暗自称奇,脖子以下的皮肤白得耀眼,体型真是「横看成岭斜成峰。」,性感的身材凸凹有致,身形微胖但都长在合适的地方,梨形的巨大硕乳曲线完美,足在F罩杯以上,乳沟深细,坚挺不下垂,暗红色的大乳头的挺立在深色的大块乳晕上。光滑的肚皮在扭动中反着白光,看不出赘肉,转身时抖动的肥硕翘臀衬着细腰,浓密的阴毛成宽T形覆盖住馒头状的阴阜,那份饱满突出,放把尺子在上面就是一个跷跷板。圆润的大腿和笔直的小腿,所有优点显露在眼前。

  章爱莲跳完舞衣服也脱光了,跪在宾的腿间,撩起面纱一口含入宾的阴茎,用嘴套弄着粗大的阴茎,深喉尽根没入,熟练的用嘴和舌头吸吮,鲍牙一点都没有影响操作。还时不时的抬眼挑逗着,那份刺激和舒服只有高手才有。她吐出鸡巴后,舌头在宾身上舔着,大乳房自然地夹住阴茎上下,业务熟练配合度极高。
  宾抱起章爱莲倒在床上含住坚挺的乳房吸吮乳头,手按在饱满的阴阜上,她翻身分开腿抚进阴茎,

  「快来吧,等不及了,」「噢」上下套弄,硕乳在眼前跳动,嘴里也不闲着。
  「喔,在公司你怎么那么老实,目不斜视,是你老婆盯的紧吧,怕谁打小报告。我认识你老婆,冷冰冰的一个人。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帅哥是要分享的,管那么严干嘛。」

  章爱莲兴奋的抬起双臂在头后舞动着,腋下浓密的毛发给宾带来感官上的刺激,恍惚的有点走神。

  「你怎么了?你喜欢怎样来。」她敏锐的察觉宾情绪的变化停下来。

  宾起身把她放在床上,拔出阴茎骑在胸上,放在乳沟里章爱莲会意的双手扶住乳房包住湿漉漉的阴茎,大龟头顽强的探在外面,她抬起头看一眼宾在盯住暴怒的大脑袋,「哇,这么长,这么粗」,伸出舌头舔弄进出的龟头。宾回手按住阴阜,手指伸进阴道搅动,她的舌头离开了龟头,张着嘴喘气,气流吹动纱巾的边角。

  宾让章爱莲侧躺下蜷着腿,圆鼓的大阴唇合在一起像一只肥蚌。宾站在床边插入,可以感到阴茎根部与双腿挤在一起的肥嫩大阴唇的柔软接触!腰塌陷的夸张曲线更凸现了肥嫩的完美圆臀。宾揉捏着丰乳,扯掉纱巾抚摸着妩媚的脸,手指伸进嘴里,章爱莲啄着手指舌头挑逗着。

  「喔,快点,要来了。」

  宾在她的叫唤声中拔出鸡巴,缓慢扶起她的身体摆正跪好。宾眼睛一晃觉得分开的大阴唇间有些不一样,蹲下细细观看再把肥美小阴唇的并在一起恢复平常的形状,看出了不同。章爱莲的小阴唇更像是三片肉并在一起,上半部右边上半片肥厚两片皱褶叠在一起,左边是一片单薄的立唇。下半部刚好相反,左边下半片肥厚两片皱褶叠在一起,右边是一片单薄的立唇。在她不耐的摇晃分腿中,小阴唇微微分开,接缝显出一个竖S形,

  「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

  章爱莲不耐的扭动身体,「嘁,还是见过的女人少,不知道吧。人们管它叫,鸳鸯蝴蝶梦!没听说过吧,都说是百里挑一呢。」语气透出骄傲和诱惑。

  「尤抱琵琶半遮面。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猎奇猎奇关键是要去猎!」

  宾的手指由阴蒂上下摸弄肉缝,两只手指夹住皱褶的阴唇滑到单薄的底边,来回几次,再换到另一面阴唇上重复。然后用两支手指抽插肉洞,带出潺潺流水。
  章爱莲唏唏的吸气,扭动高高翘起的肉臀,宾终于忍耐不住停下,挺起鸡巴从后面插入突起阴唇上面的洞口,拉住章爱莲的小手用力抽送,章爱莲头发散乱一脸陶醉,硕乳飞窜,大声喊叫带出一串呻吟,「哇」,「真长真粗,顶死了。」,「快点,使劲。」

  白皙的身体透出粉色。她回过头看着镜子里晃动摇摆的硕大吊金钟,肥美翘臀上快速进出的肉棍,「啊,真舒服」。拼命的向后顶动肥臀,连续的「噼啪」
  之声伴随着呻吟喊叫持续在房间里很久。

  两人完事后稍事休息,起身洗澡收拾完,一起做饭吃。宾从章爱莲的谈话中知道虞敏可能会来。看来虞敏在有些事情上介入的挺深,明白与虞敏的冲突早晚会来。宾心里马上有了原则,在这些地方尽量避开更多的人,特别是经理和虞敏。
  以后都要提前安排好行程,如果凑巧虞敏来了就马上交代清楚离开,如果实在避不开也不在当地过夜,坐夜班飞机或者火车离开。

  宾对章爱莲说:「一会我得赶飞机,过两天发货的时候我再过来。」

  「为什么?明天我也回去,我们可以一起走。噢,你是怕虞敏告诉你老婆,拿下她不就行了,没用。」她还期待着梅开二度呢。

  宾没有回答,开始打电话买票收拾东西改变行程,宾要赶末班飞机到江市去落实丝线的业务,这样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避开众人。

  宾走后,章爱莲落寂的躺在床上,起身开亮所有灯,拿起镜子细看腿间阴唇的形状,宾匆忙之间第一次就发现她密穴不大的不同,还是有点小兴奋。没几个人注意到这些细节,更没有人提起,男人们都是急着摸奶插洞,完事翻身大睡,管你什么样过了就忘了。虽然自己吹牛编个什么,「鸳鸯蝴蝶梦,」那还是看妇科时医生无意中提醒要勤清洗时才知道的。看来是个观察仔细的人,这种敏感细微的人出事的可能应该不大。以后可以放心找机会多多交流,关掉灯转身安心睡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